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0日

《人事》(09)胶皮大车(下)

《人事》是河北省作协副主席李延青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他多年来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陆续写就的乡村题材的小说十余篇。这些小说有抗战题材的,有写母亲和他少年时期生活的,也有写改革开放后的农民和农村生活的,关注现代化背景下农民内心感受和变化,时间跨度长达七八十年之久。

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李延青的故乡鲤鱼川一带。鲤鱼川就像莫言的高密、付秀莹的芳村一样,是李延青着意构建的自己的文学地理。《人事》写了很多过去的人和事,写了很多农村的人和事,但历史经验、乡村经验的打捞和复活对今天的读者有什么意义?鲁迅文学奖作家、“河北四侠”之一李浩说,除了经验的唤醒外,本书还提供了更多的丰富性,“作家是人类的神经末梢,李延青的小说邀请读者共同探索人性的幽微。”

■作者:李延青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小北瓜心里全明白了,嘴上却敷衍道:“好汉今儿个是……”“兄弟们想往南边去逃难,手头紧,来找当家的借点盘缠。”“就为这呀?”小北瓜笑起来,“好汉只要答应不伤害俺的人,我把藏钱的地方指给你。”说罢,不错眼盯着领头的。

那汉子看看小北瓜,又看看周围的弟兄——他不知道这妮子缺心眼儿还是在耍心眼儿。凭经验,乡下这些肉头主儿辛辛苦苦攒下的钱,一枚枚都穿在肋条上,从没遇过眼前这情景。他狐疑地打量着小北瓜,“少奶奶,此话当真?”

小北瓜一脸郑重,“起不出钱,你剐了我。好汉们还没吃饭吧?”“不忙。”领头的从腰里摸出把杀猪刀,去圈椅上坐下,只管用拇指试着刀锋。“钱财不在东厦子里的旧驴槽下,就在二道门过门石下。”小北瓜像给来他们家打工的短工派活儿,说,“你们起钱,我去做饭。”

领头的一扬下巴,两个蒙面人跟定小北瓜,另外几个分头找家伙去起钱。不多会儿,就听一阵银元落地的叮当声和压抑的欢呼传来:“有了!有了!”

一个蒙脸汉子进屋低声报告:“在驴槽下找到的。五十两的银元宝两个,大洋六百四十块。”

领头的汉子嗅着锅台飘来的油香,笑眯眯吩咐道:“找三个布袋把钱分开装上……嗯,留下五块大洋给少奶奶花销。给老少当家的松绑,带上饼咱走人。”“‘祸从口出’,这老话真是丁点儿不差。”马车向西拐进庄稼地中间一条杂草丛生的窄路。李老增一路上给老邢从头至尾述说起前不久延永祥家发生的事,末了感叹道:“老邢,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永祥家这事你说怨谁哩?永祥一辈子勤谨,他要不炫耀,不露富,哪会出这种事儿?他打自己,不屈!”

“老延那是叫酒闹的。我知道,他量浅。”沉默半天,老邢接住东家的话头说,“其实,老延是个本分人。”

老邢回想起这些天东家有事没事的喊他出车,怎么想怎么觉得事事处处都透着显摆的意思,脑海猛然蹦出那句俗话:说嘴落嘴。这么一想,惊得他心里咯噔一跳!老邢打量着庄稼地上空漫过来的雾霭,心里一阵不安。他掩饰似的甩个响鞭,马车一溜小跑驶进土坯坑。

老邢刹住车,抄起镢头就去刨土,李老增撤下车厢后荆笆,一铁锨一铁锨往车上装。一时无话,日头落入西山顶上那抹灰黑色云层,数不清的秋虫儿在四下里长长短短叫成一片。

“老乡。”两人只顾干活,谁也没有留意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个人,见他们直起腰,那人问道,“炮楼上的人这会儿在不在你们村?”

问话的三十来岁,庄稼人打扮,但他们不认得,显见不是附近人。李老增实话实说:“不知道。我们出来的工夫没看见。”

嘴上说着,李老增心里猜想,这人不是国军就是八路的探子。那人在他们注目下走到玉米地边思量着什么。李老增忽然想起在人家玉茭地里寻嫩玉茭的银子,银子在村里开着个茶馆,她撇玉茭给谁吃呢?莫非……就在这工夫,那人掏出一把盒子枪冲村里方向“砰砰”放了两枪。正在低头啃草的马一惊,发出一声尖厉的嘶鸣。李老增抢上去一把抓住它的笼头,大声喝道:“吁吁!”还没等它平静下来,村边骤然响起一阵枪声,飞过来的子弹打得玉米叶子噼啪乱响。老邢扑腾爬到刚刚挖出的土坑里。马惊了,拉起大车就跑,李老增被拖得一个踉跄跪到地上,嘴里高声大喊:“吁!吁!吁!”他怕子弹打伤马,挺着上身死死拽着笼头往下拉,想让马跪到地上。马拉着多半车厢土,拖着他挣扎着向前奔跑。爆响的枪声中,子弹嗖嗖从玉米地里穿过来,老邢听见“哎哟”一声叫唤,就见东家脑袋耷拉下来,两手抓着仰起的马笼头,如同一袋粮食软塌塌挂在那里,紫花褂子背后呈现出一片黑红色印迹,而且越来越大……

枪声住了,马惊悸不安地停在玉米地边。老邢爬过去掰开东家的两只手,东家就一头跌倒在他怀里,两眼闭着,血从嘴和鼻子里不停冒出来。老邢脑子里“嗡”一响,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东家抱进车厢,赶起马车就向村里跑去。车厢没装后荆笆,土像瀑布一样从车后沿路撒下来。

小北瓜和几个男孩正在奶奶庙旁寻找子弹壳,看见老邢赶着狂奔的马车拐进主街,一个人一动不动蜷缩在车厢里,他们就跟在车后拼命追赶。跑着跑着小北瓜停下脚,猫腰用手指去地上一蘸,指头被热乎乎地染红了,她盯着那根指头顿时呆愣在街当中……

暮色中,一团男女混杂的哭号声骤然在村中响起。(本文有删节)(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