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1日

《人事》(10)侯耳

《人事》是河北省作协副主席李延青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他多年来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陆续写就的乡村题材的小说十余篇。这些小说有抗战题材的,有写母亲和他少年时期生活的,也有写改革开放后的农民和农村生活的,关注现代化背景下农民内心感受和变化,时间跨度长达七八十年之久。

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李延青的故乡鲤鱼川一带。鲤鱼川就像莫言的高密、付秀莹的芳村一样,是李延青着意构建的自己的文学地理。《人事》写了很多过去的人和事,写了很多农村的人和事,但历史经验、乡村经验的打捞和复活对今天的读者有什么意义?鲁迅文学奖作家、“河北四侠”之一李浩说,除了经验的唤醒外,本书还提供了更多的丰富性,“作家是人类的神经末梢,李延青的小说邀请读者共同探索人性的幽微。”

■作者:李延青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媳妇死后,侯耳带着三个半大不小的儿子——大狗、二狗、三狗一起生活。

大狗小学一毕业就辍学回生产队放羊,和侯耳一起供二狗、三狗念书。一家四条光棍,侯耳绝了续弦的念头,哪个女人肯跳这个“火坑”!

说不清啥时候,侯耳交上一个“女朋友”,山西人,该是秋天去岭那边换梅豆或土豆种相识的,就亲戚一样走动起来。有时生产队正在村边地里干活,村口有人热烈地高声呼喊:“侯耳——侯耳——快回来吧,你女朋友来了!”

干活的顿时哄笑起来:“快回吧侯耳,中午是打卤面还是捏饺子?”

“家常饭,家常饭。”侯耳红着脸,乐呵呵收拾农具回家待客。

女朋友不是带几把儿苇叶,就是一升梅豆。苇叶包粽子,梅豆蒸年糕。侯耳回馈女朋友的则往往是几升麦子——山西缺细粮。

此后几天,侯耳和他的女朋友成为田间地头的谈资笑料。不知那女人有无丈夫或家庭,也不管是否当着二狗三狗,人们只是撺掇:“娶过来吧,省了这么翻山越岭地相会!”明明知道侯耳没有那份实力,也清楚无法实现,只是起哄开心。

及至二狗高中毕业,三个壮劳力养活一个吃闲饭的三狗,家里日子才明显宽裕起来。此时,侯耳已五十有余。

腊月,双柱去与山西交界的草帽山拾干柴,蹚上地炮,膝盖被打伤,治疗一年有余仍不能劳动。侯耳和村里另一光棍成为他家常客,风言风语遂在私下流传开来。此时,大狗已到结婚年龄,正张罗对象,怕为父亲名声所累,就和侯耳摊牌,侯耳从此不敢再去双柱家走动。

一日,欣嫂和丈夫林冲打架,口无遮拦地说:“嫁给你,还不如嫁给老侯耳呢!”是气话,劝架的听了呵呵直乐。恰巧侯耳挑水经过,把这句拾在耳朵里,回家换了件豆绿色新秋衣,挑着空桶踅回来。人们劝散了架正在街旁吃午饭,一见之下笑得把饭喷出来,齐叹侯耳:“人老心不老!”

去年,两个幼时伙伴来市里打工,问起侯耳,说:“死了,肝癌。”

大狗、二狗、三狗呢?倒是生活得都好。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