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2日

《人事》(11)贫农

■作者:李延青■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张石山六十挂零,满口牙已差不多掉完,瓦刀脸的两腮就瘪下去,原本魁梧的身材变成了驼背。尽管平日少言寡语,不显山不露水,但张石山在村里很出名。一来因为他是种庄稼好手,耕、耩、锄、耪样样精通,干活肯下力气;二来源于他会过日子,他们家吃红薯从来不剥皮,老婆做饭若做多了,即便是口菜汤也会遭到他责骂。一年四季,张石山穿戴得比叫花子强不到哪儿去。这前者无疑是优点,而后者在人们眼里则实属缺点。老人们说,能干活、会过日子,那是张石山年轻时当长工养成的习惯,但变成这样沉默寡言可是后来的事。说这话的时候,他们脸上总是意味深长地一笑。

张石山年轻时给侯家当长工。小伙子勤勉,有一身好气力,颇得东家赏识。临到土改,咸鱼翻身,张石山当上贫协主席,他们家也因此在侯家八亩园分到二亩上好的水浇地。那是怎样的土地啊!张石山不知耕种过多少遍,心里当然清楚。在他眼里那不是土地,简直就是雪样的白面,是喷香的馒头、大饼!游手好闲的表弟紧挨他家也分到三分水浇地。表弟是个不务正业的单身汉,张石山在地里劳作的时候,常常望着旁边因管理不善长势稀松的庄稼,替那三分水浇地抱屈!

鬼使神差这话说得一点儿不假。一个阴云笼罩的夜晚,表弟子夜时分玩牌回家,突然一块南瓜般的大石头从天而降,差点没把他砸扁。惊慌逃跑时,表弟一回头,看到朦胧夜色中张石山那高大的身影正矗立在路旁的茅房顶上。

他状告到区政府。

张石山对区里的干部说,他天天睡不着,一躺在炕上就替那三分水浇地心疼,疼得他睡不着觉。张石山因此被免去贫协主席的职务。

这段故事已被时间深深埋进老人们的记忆,宛如一本尘封的书,只有风儿闲来无事,偶尔掀起它的一角。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