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5日

家中失火顶梁柱一死一重伤

伤者治疗费要几十万元,急需您伸出援手

求助原声

我们村有一户人家的房子着火了,现在男的大面积烧伤,女的已经死亡。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四岁半的孩子和六十八岁的老母亲。现在治疗费用就要几十万元,希望能有好心人帮帮他们。——求助人:陈先生

帮办 事由 男子癫痫病发作致家中失火

近日,石家庄市赵县大琉璃村的村民陈先生拨打了本报热线。陈先生告诉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自己同村的一户人家1月11日上午着火了,导致房子被烧毁,一名男子重伤,一名女子去世,家中还有一个四岁半的儿子和六十八岁的老母。“听说治疗费就要几十万元,他们家比较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帮他们。”陈先生说。

1月14日上午,记者在石家庄友爱医院住院部九楼,见到了陈先生提到的被烧伤男子的姐姐陈红娟。“着火那天,我们邻居家一个姑姑去村里赶集,看到我们家房子着火,打电话告诉我家里出事了。”陈红娟听说后便立即赶往医院。“家里人告诉我,老家的医院说没法治我弟的烧伤,得送到石家庄来。”11日中午,陈红娟在友爱医院门口见到了自己的弟弟。

“从医院门口到急诊室的路上我弟弟给我讲了起火的过程。”陈红娟告诉记者,陈红志从小就有癫痫,时不时就会犯病,这次陈家起火,和陈红志犯病也有关系。“着火那天,我弟弟想夹出来一个煤球让弟妹烤烤手。”就在这时,陈红志犯病了。“他癫痫犯了,倒在了炉子上,煤球把他身上的棉袄点着了。”陈红娟说,弟弟虽然犯病但意识还是清醒的,他将着火的棉袄从身上脱下来。陈红娟告诉记者,因为火炉离门帘很近,所以陈红志在脱棉袄时将火引到了门帘上。“门帘离床也不远,家里的房梁又是木头的,很快房子就着火了。”陈红娟说。

发现陈家房子着火的村民们将陈家的后墙凿了一个洞,想进去救人,却发现房子里的烟太大了,外面的人进不去。最终,陈红志从前门爬出,“身上的衣服都烧没了,他的妻子被困在屋内。”陈红娟说,“当时母亲送小侄子去上学,两人没有受伤。”

帮办 调查 孩子还不知道妈妈已经去世

“我现在就想把我弟弟的命保住,起码孩子还有爸爸。”陈红娟说。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了解到,陈红志因患有癫痫,初中便辍学回家。“初中要去村外上,家里怕他出事就没让他继续上学。”由于患病,陈红志不能去村外打工,只能靠种地为生,去年村里给他安排了一个打扫街道的工作。“刚有这份工作的时候,他特别高兴,因为这样就能养家了。”尽管一个月只能挣五百元,但陈红志还是很珍惜这份工作。陈红娟告诉记者,弟弟入院后,她曾在重症监护室和他短暂交流过。因喉部做了手术不能说话,但陈红志要来了纸笔,在纸上写下“打扫”两个字。“他还惦记着那份工作,那是他养家的收入来源。”陈红娟说。

在姐弟俩的短暂交流中,陈红志没有问家里的情况。“家里什么情况他心里其实很清楚。”陈红娟说。在陈红娟展示给记者的一张照片里,记者看到,陈家的房子内部已经被烧毁,仅剩外墙,老人和孩子站在陈红志妻子的棺材旁,棺材上写着一个“捐”字。

据了解,陈红志的儿子今年刚四岁半,陈红志的母亲今年六十八岁。“孩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妈妈没了。”陈红娟说家里人告诉孩子,他妈妈和爸爸都在医院。尽管孩子见过妈妈的棺材,却不知道是什么。“孩子现在不知道妈妈去世了,他不知道棺材是什么。”陈红娟哭着说。

陈红娟说,现在老人和孩子住在家中唯一没被烧毁的西房,由于没有暖气,孩子已经发烧了,“现在我妈天天哭,状态特别差。”

全身多处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七十

陈红娟告诉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由于没钱治病,现在弟弟只能用些维持生命的药。“已经停药两天了,医生说前三天最关键。”陈红娟哭着说,她也不想让弟弟停药,但现在没有钱,只能维持着生命。“他烧伤得太严重了,面积有全身的百分之七十,腿上的肉都熟了。”陈红娟说。在陈红娟的要求下,一位护士拍了几张陈红志的照片。照片中的陈红志,除了头部,浑身缠满了绷带,露出的皮肤非常黑。在照片中记者发现,陈红志的头比较大。“头肿了,其实他特别瘦。”陈红娟说。看到弟弟现状的陈红娟忍不住哭了出来,并对女儿说:“你不许看,你看了又要哭。”

一名了解陈红志病情的大夫告诉记者,陈红志的头部肿胀是烧伤后渗出导致的。如果治疗顺利,病人恢复得也比较好,估计要一个月才能出重症监护室。这位大夫告诉记者,很多和陈红志病情类似的病人都康复了,所以陈红志康复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但他不能确定治疗陈红志烧伤所需的准确费用。“大概需要几十万元,具体还要看病人的病情。”“大夫说他两条腿都得做手术。”陈红娟说,手术定在下周,需要七八万元手术费,但现在她拿不出这么多钱。

帮办 诉求 七八万元手术费也没凑够

在护士站的墙上,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看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陈红志流食,早豆浆、中小米粥、晚小米粥。“这是我给他送来的饭,现在他只能吃流食。”陈红娟说,自己每天给弟弟放下食物就去借钱,“今天去了我一个妹妹家借钱。”

陈红娟介绍,自己爱人现在在老家处理家里的事,弟弟就由自己照料。“昨天上午,我们村主任给我们送来了乡亲们的捐款。”陈红娟说,捐款里有零有整,全是乡亲们的心意。除了现金,村里的乡亲们还给陈红志的母亲和儿子送去了几床被子和一些衣物。

随后,记者联系了大琉璃村村委会主任苏新芳,他告诉记者,陈红志被烧伤后,村里的乡亲们踊跃捐款,第一天捐了一万一千多元,第二天捐了一万三千元。“里面还有一块钱,那是村里的小孩捐的。”苏新芳说。

1月14日下午,陈红娟告诉记者,她正在回老家的路上,“离目前的手术费还差得远,我回老家看看能不能借点。我们家就我们姐弟两个,我不管他谁管他。”陈红娟说,自己在很努力地筹集治疗费用,她希望好心人能帮帮弟弟一家。

如果您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让一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四岁半孩子,今后还能享受到父爱,请联系陈红娟。陈红娟电话:13833109541。■文/河北青年报帮办实习记者邹畅

■供图/陈红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