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5日

《人事》(12)饮食男女(上)

■作者:李延青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都笏距天村五里路,天村属于根据地,都笏则是敌占区。两村之间有条河,叫济河。一过济河就望见都笏村北山头上的炮楼了。每回去区里,一到天村,仰望着迎面扑来的巍巍山峦,李修德浑身上下的神经就彻底松弛;而每次返回,一过济河,他的每个汗毛孔又不由自主警惕起来。

李修德家在村南,背靠山坡,挨坡用石头垒起一道石堾,和房屋后墙形成一条三尺宽的水道。石堾上面并排着两棵碗口粗细的臭椿树,四周一种叫苞麻的灌木密密麻麻几乎将后窗遮住。来到树下,他拿起一根树枝去窗纸上轻轻敲了两下。少顷,后窗便如一扇门无声向外敞开,接着露出一张女人的脸,徐徐将一架一尺宽窄的小木梯搭过来,李修德抬脚刚爬上木梯……突然,身后响起一声呼叫:“牛牛!”

屋里的女人和屋外的男人都被惊呆了!

李修德下意识握住别在腰里的杀猪刀,心跳如鼓,半晌方定下神。他转过身,看到苞麻丛外影影绰绰站着一个蓬头散发的女人。“牛牛,银秀这个月二十六出嫁,咱家没场面上的人,到时候你无论如何可得去送送孩子!”

牛牛是李修德的小名,对面的女人是他叔伯嫂子秋妮。好像生怕被别人打断,秋妮一张嘴就说出这么一长串话来。李修德还没答话,屋里的女人却压着嗓门愤愤地说:“嫂子,有你这么说事的吗?什么话不能等到白天来家说!”

屋里的责备让秋妮感到一阵不安,她尴尬、慌乱地解释:“我、我闹肚子……跑茅房,恰巧看到牛牛……”“还说,还说!还不快走!”屋里的女人急切把她打断。

李修德像只狸猫手脚并用攀着梯子进了屋。回过头,见嫂子仍在对面立着,他说:“你先回吧。”

木梯抽回,窗户无声合上,两个木塞将窗扇重新固定在窗框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女人捂着心口恼怒地说,“真是,真是!”

李修德默默将木梯安放在 土 炕边,原来木梯是一截伪装的炕 沿 。“娘,把你 吵 醒了?”李修德走到炕前,看到娘披着褂子坐在炕上。

“我就没睡实着。唉——”老太太叹息,“每回你一出门,我就开始盘算你回来的日子,见不着人我睡不着啊。”

李修德眼圈一酸,就湿润了。

“你别怨秋妮,她一个女人家知道什么!总觉得自家的事比天大。但银秀的事,不管多为难你都得出面。她一个寡妇家,拖儿带女,给你叔你婶儿养老送终不容易。”老太太伸手去脸上抹了一把,“别的我不多说了,总归你得成全她的体面。”

“……嗯。”

参加组织前,李修德一人兼顾着两家地里的活儿,一抗战连自家的活儿都推给媳妇,更顾及不到这个寡嫂了。有时想起来,他真不知道嫂子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心里不免愧疚,但更多是对她的敬意。刚才虽然答应了娘,其实他心里却在犹豫——他们家马上就得搬进山里,这是上级的要求。要是平安岁月,侄女出嫁,做叔叔的自然得去送亲,不去就是缺礼,对内对外都交代不过去。可如今是非常时期,不去嫂子一时会不高兴,但终究能够理解,现在娘的一句话提醒了他——体面!

他们——全中国那么多人拼死抗战,不就因为国破家亡,中国人失去了安详平稳的生活,失去了尊严、体面?那一辈又一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秋收的世俗生活,总让李修德感受到生命的安稳幸福。娘的话使他猛然意识到,成全嫂子的体面,既是礼仪更是大节!(本文有删节)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