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7日
没有经济来源 靠低保维持生活 拿不出医药费

独臂姥爷脑瘫娃谁来帮一把?

今年只有8岁的然然在2010年被诊断为脑瘫,2012年,然然的姥姥去世,父母也先后离家,很少回来。这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只剩下然然和曾因采石放炮被炸掉右手和右前臂的姥爷高会文相依为命。

因为拿不出医药费,然然的治疗两次被迫中断。高会文说,现在自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然然继续得到治疗。“希望通过治疗孩子能站起来,生活能自理,哪怕我以后不在了,他也可以照顾自己。”

现场

爷俩的早饭是玉米面粥和咸菜

高会文和小外孙然然的家位于井陉县孙庄乡孙庄村,行驶过一段村间公路后,河青 帮 帮 帮(ID:heqing-bangban)记者一行人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拐拐绕绕地接连爬上几个陡坡,才来到高会文的家。

进入不是很宽敞的院子,映入眼帘的是几间平房。主屋门上挂着一扇旧门帘,两侧的屋子都堆放着杂物。听见村党支部副书记高超喊了自己的名字,今年59岁的高会文闻声迎了出来。他个子不高,黑黑瘦瘦,身上穿着并不是很厚实的衣服,一笑脸上都是深深的皱纹。右臂的半截袖管空空荡荡,左手端着一个饭碗,里面有半碗玉米面粥。

“正吃着早饭,孩子不吃,我正哄着他吃饭。”一边说着,高会文带领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一行人进入卧室。

屋子正中间摆着一个小饭桌,上边放着几个碗碟,里边是些咸菜。然然坐在饭桌一旁的儿童健身车上,面向电视,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屋里进来了陌生人也没有回头看。

卧室的床上和沙发上随意扔着一些孩子的衣服,有些看起来像是女孩的,应该是别人送的。高会文略显羞涩地拿开衣服,请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坐下。

屋子里没有暖气,只在角落里生着一个炉子,上边烧着一壶水。这个炉子不仅要取暖,还要用来做饭。为了方便,厨房就安置在与卧室相连的小房里。说是厨房,其实只是在屋里的木床上放了案板,其他地方放着锅碗瓢盆,几个碗里还有吃剩的菜。

姥爷用独臂帮孩子做康复训练

“孩子就是不吃。拧不过他,等会儿我再喂。”说着话,高会文把还冒着热气的碗放回厨房。

河青帮帮帮(ID:heqing-bangban)记者在和高会文说话的时候,然然始终没有回头,而是一直盯着电视看。直到高会文关上了电视机,他才歪过头来,打量屋子里的人,手里不住摩挲着儿童健身车已经掉漆的车把。

早饭过后,是例行做康复训练的时间。高会文拿过摆放在角落里的小板凳,板凳的每个腿上都接着一个轱辘。高会文坐在板凳上,用左手和半截右臂歪着身子托住然然的胳臂,带着他一步一步向前走。

“是医生嘱咐的,每天都要带着孩子这么走一个小时。”在屋里走了一会儿,高会文想把然然带到院子里走走,“我能给孩子穿衣服,但是我一只手,系不上拉链。”高会文给然然穿上外套,因为手不方便,外套前面敞开着。

在院子里,高会文弯下腰,还是托住然然的手臂带着他走路,并且时不时伸手帮他扶正歪扭的腿。“每天都要做,时间长了,他累,闹脾气,那也得走,就盼着他哪天能自己走路了。”

讲述

孩子患有脑瘫没钱治疗被迫出院

然然是在2010年被诊断出患有脑瘫的,高会文和老伴发现孩子快两岁了还全身软软的,坐不住,带着孩子去检查,发现是得了脑瘫。“想着给孩子治啊,可是没钱,在医院住了3个月,花了8000块钱,实在没钱,就回来了。”高会文说,也是在那一年,然然的妈妈离开了家,随后孩子爸爸外出打工也很少与家里联系。高会文和老伴只好一边种地,一边照顾然然。

1996年,高会文因为采石放炮被炸掉了右手和右前臂。他说,自己有残疾也帮不上什么忙,里里外外都是老伴一个人忙活。可是在2012年,老伴突然离开了人世,女儿和女婿匆匆回家,没待多久,他们再次离开。这个家,就剩下了高会文和然然。

高会文回忆说,刚开始独自一人照顾然然的时候真难啊。一只手干什么都不方便,摸索着切菜做饭,孩子看不见姥爷了,就一直哭。“听着孩子哭,我也掉眼泪,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日子咬牙也得过啊。”

卧室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里边的照片因为年久已经褪色,但是然然认得,那是妈妈。

2017年春节,然然失去联系多年的妈妈突然回了家。母子俩刚刚见面时,然然并没有认出妈妈来,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眼前的人和照片上的人已经有很大不同了,可是没过多久,然然喊出了“妈妈”。

然而相聚没有几天,然然的妈妈又离开了家,没有解释,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穿别人送的衣服 靠低保维持生活

高会文身有残疾,再加上孩子需要全天看护,这个家彻底断了经济来源,基本上靠低保生活。平时吃的粮食和菜都是地里自己种的,逢年过节才会买点肉吃。在寒冷的冬天,白菜是他们爷俩唯一的蔬菜。没有钱添置新衣服,高会文和然然就穿别人送的衣服。在接受采访时,高会文穿的裤子,在右膝盖位置上有一处很明显的缝补痕迹。

曾经,然然收到了村民和社会各界的一些捐款,高会文用这些钱把然然送回医院治疗。为了省钱,高会文在医院旁边租了一小间房子,里边勉强能容下一张床和简单的锅灶。他从老家带去面粉和菜,自己做饭,再送去给然然吃。然而,治疗一年以后,钱花光了,然然被迫再次出院。“老爷子家里情况一直都不是很好,年轻的时候炸断了手,就一个女儿。虽说是招赘了女婿,可是两口子基本上都找不到人。”村党支部副书记高超告诉记者。

提起高会文和然然,住在他们家不远处的张阿姨叹了一口气,说道:“这爷俩日子过得苦,姥爷就一只手,老伴不在了,女儿女婿也不回家。扔下个孩子,这孩子要是健健康康的也行啊,还得了这样的病,吃喝拉撒都得让姥爷帮着。要是能把这孩子治好了,就好了。”

求助

希望继续治疗期待孩子能自理

在小院里停放着一辆电动三轮车,那是高会文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钱买的,为的就是能送然然去特殊学校上课。每天早上7点,高会文要骑车四十多分钟才能到达学校。陪然然上一天课,再骑车回家,“他喜欢去上课,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可是现在太冷,那车也不隔风,就没送他去。夏天我得去地里干活,就把孩子放在车后斗里带着他一起去,到了就把孩子放在地里让他自己玩,他很乖。”高会文说。

然然在住院时,身体有了很明显的起色,经过康复训练,原本站不起来的他,靠墙站着不会摔倒了,也能在大人的教导下认识一些数字。然然的主治医生告诉高会文,如果坚持治疗,然然很有可能在以后的生活中可以自理。可是没有医药费,然然两次被迫出院,高会文心底燃起的火焰熄灭了。“我一天天老了,都不敢想以后的事。现在我还能照顾着,万一我不在了,他就只能靠自己了。就想着他能像学校里其他孩子一样,生活能自理,还能干点简单的活,起码不会饿死,我就心安了。”高会文说。

然然生于2009年9月份,现在只有8岁,原本应该阳光快乐的童年,却因为疾病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因为拿不出治疗费用,他到现在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也不能和人正常说话沟通。如果您愿意帮帮这个孩子,为他筹集一些医药费,或者可以为他提供免费的康复治疗,请联系高会文:15032693244,或是拨打河北青年报热线:0311—83830000。您的一个善举,也许就能改变然然的人生轨迹。

■文/本报实习记者张曲波

■摄/本报记者王勇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