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7日

开始想笑,笑过之后想哭——评《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作者:刘震云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当代作家中,有两位就算你不读书也十分熟悉,一位严歌苓,一位刘震云,因为他们太被影视剧偏爱了,你总会猝不及防地与之相遇。不过时间允许的话,还是读读原作更好。《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是刘震云暌违五年的最新力作,去年下半年出版,岁末年初时分当仁不让地成了各大图书榜上的常客。

从早期作品《一地鸡毛》起,刘震云就着力写一个人与身边那几个人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一句顶一万句》中从杨百顺牵扯出剃头的老裴、喊丧的罗长礼、教书的老汪等一众民众;《我不是潘金莲》中由李雪莲牵扯出王公道、董宪法、荀正义、史为民、蔡富邦等一众官员。不同于之前作品中人物关系的紧密,这一次刘震云写了四个完全不想干的人,以极其精妙的故事架构和文字的魅力展现了当代社会众生相。

农村姑娘牛小丽跨省追骗婚的嫂子,自己去被引诱做起了皮肉生意;副省长李安邦腹背受敌,走投无路的时候,听从一位易经大师的主意,结果遇上了牛小丽;一起爆炸引起的桥梁坍塌事件,牵扯出县公路局长杨开拓,又牵出来了省长李安邦;最后正文里,写的是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忠诚在火车站洗脚屋的遭遇。四人不一个县,不一个市,也不一个省,更不是一个阶层,但他们之间,却发生了极为可笑和生死攸关的联系。

这几个人物关系的空白里,藏着一些道理。空白越大,填进去的谎言和幽默的东西越多。

刘震云说,小说写了四个人,但真正的主角是没有出场的吃瓜群众。生活中不缺戏看,戏剧已经没落了,惊心动魄的大戏搬到了生活中。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吃瓜’的最好的时代。”刘震云用老辣之笔剖析了“吃瓜时代”的本质:吃瓜群众并不在场,却又无处不在;你无事时他们沉默;你出事时,他们可以在瞬间掀起狂欢的波澜,也许还会决定你的命运。

本书的结构非常有趣。前言特别长,197000字,写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连环爆炸。但这些是前因,结果落在正文3000字的洗脚屋里,又重新开始爆炸。书中还出现一章只有一句话的情况,刘震云说这是起承转合和节奏的要求。

本书有刘震云作品一贯的幽默气质,不是油嘴滑舌,而是生活本身的荒诞,看书的过程中时刻在笑,但是笑了之后确实想哭。一个日本的书评家说,刘震云说出了中国老百姓的肺腑之言。这正是刘震云写作一个特别大的动力,因为这些肺腑之言,有时候是在生活中被忽略的,文学就是把在生活中被忽略的东西一点一滴地给捡起来。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