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9日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吕建江的妻子崔利平追忆丈夫——

“老吕走后才知他如此受人尊敬”

■人物名片

吕建江,网名“老吕叨叨”,生前担任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安建桥综合警务服务站主任。2017年12月1日,他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7岁。

老吕走了,一个多月以来,他生前工作的警务站,总有群众来访悼念;微博上,网友对他的怀念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束束菊花、一篇篇博文……表达着大家深切的思念。吕建江的妻子崔利平说,老吕走后,她才明白自己的丈夫如此受人尊敬,生前做的事情这么有意义。

1月14日,崔利平是在家中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走进这个家,物品摆放还是老吕生前的样子——衣架上挂着老吕换下来已洗熨好的的警服,客厅里放着老吕眯着眼笑的照片,一切都很安详,就像他并没有走,只是在值班而很久没有回家……

从相知到相伴 共同走过最美好时光

崔利平和吕建江是高中同学。老吕的突然离世,让她至今都无法接受。80平方米的房子里,物品摆放还是老吕生前的样子,门侧衣架上挂着老吕换下来已洗熨好的的警服,客厅冰箱上放着老吕眯着眼笑的黑白照片,一切都很安详,就像他并没有走,只是在值班而很久没有回家……

吕建江高中毕业后就入伍当了兵,之后一直和崔利平保持书信联系。老吕去世后,这些已经发黄的信件被崔利平按时间顺序码好放在沙发上,时不时翻看一下,这是她和老吕爱情的见证。“书信周转慢,他写一封我回一封,这就要半个月时间。现在还能回想起信里面的内容,相隔千里的思念,见证了我们的感情。”

1994年,崔利平和吕建江步入婚姻殿堂。当时,吕建江从第四军医大学毕业被派到陕西任军医,崔利平也跟到了陕西,一起在部队大院里生活。“那时候的生活比较规律,老吕很顾家,到了饭点就回家做饭。吃完饭之后,我们会到部队大院里散散步,那里环境很好。”崔利平记得,老吕当军医时经常免不了给人打针,几个调皮的男孩见到老吕时会立正敬礼,害怕给自己打针。

工作不分昼夜 半夜还在接网友电话

2004年3月份,从军15年的吕建江转业回到石家庄,一直在基层警务站工作。虽然是基层片警,但吕建江没有“辖区之限”。白天,他跟同事们一起“四班三运转”守在岗位上;晚上,他还要通过微博、微信,为网友解答问题,经常凌晨一两点还没睡觉。

“几点钟打电话的都有,有时候半夜已经躺下睡了,只要电话一响,老吕一定会立马接电话。”崔利平说,老吕不是“万能”的,很多时候,他也有自己解答不了的问题,于是就会求助别人,然后再给网友回复。崔利平劝他迂回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让网友找其他人询问,但老吕每次都不忍心。

为自己的事情,老吕从来不求人,但为网友的事情他总是竭尽所能。上户口、办居住证、处理违章,网友经常有很多问题需要咨询,有些不属于吕建江的职能范围,但他也从不推脱。

崔利平说,老吕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但当了警察后没有那么多时间。“晚上回家还是工作,半夜几点打电话的都有。没有办法,跟负责一个家一样,他要对大家负责到底。”

崔利平回忆说,老吕离开留村好几年后,还有当地的村民打电话咨询问题。“他累吗?”老吕走后,不少网友在微博上悼念,“是我们让吕叔太累了!”翻看老吕的微博,会有深深的感动和敬佩——他也累,但,他放不下。

老吕去年12月1日去世,前一晚还忙活到半夜才睡。追悼会结束后,崔利平发了一条微博说:老吕,我很后悔,如果那天晚上我无理取闹一些,我发一个大大的脾气,我强迫你放下工作早点休息……

如今,“老吕叨叨”的微博账号已被吕建江的同事接手,老吕的精神将永远传承下去。

西装穿了12 年 抠门的他对别人大方

吕建江出身农家,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一人将他们兄弟三人拉扯大。正因知道生活的贫苦,所以在别人需要帮助时,老吕会毫不吝惜。

转业回到石家庄后,吕建江一家的生活一直不宽裕。“要买房子,要供孩子上学,我当时又没工作,全家就指望着老吕这点工资。”崔利平回忆,刚回到石家庄时,4万多元转业安置费跟买房相比依然相差很多,一家人一直在和平医院附近租房住,“四五百元一个月,老吕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

两口子谁都舍不得买衣服,只有过年时给女儿买两件新衣服。“老吕从来都是穿警服,没几件便装,警裤的裤边都磨烂了。”崔利平说,“去超市买日用品也是挑着打折促销的买,买衣服是去批发市场,从没逛过大商场。”

在部队,吕建江都穿军装,刚转业时,妻子陪他买了一件咖色西装。“这一件衣服他穿了12年,衣领已经磨破,并且洗得发黄,看起来像是怎么都洗不干净。”崔利平说。

崔利平想给他买一件新的,但逛了一圈下来,一件像样的西装要300多元,老吕怎么都舍不得买,最终还是在网上花200元买了一件灰色格子西装。“有了新衣服,他还是穿那件旧的。去年,我把旧的给扔了,他才开始穿新的,但直到去世也没穿几次,衣服挂在衣柜里还跟新的一样。”

老吕舍不得对自己花钱,却很舍得为别人花钱。他在留村做网上警务室时,都是自己承担花销,曾经花5000元买服务器,平时还要花钱维护网站。“他不愿意跟单位申请资金,那时候还没做成,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事情,不应该花公家的钱。”崔利平说。

丈夫去世以后 才知他如此受人尊敬

吕建江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可一件件琐碎的小事被他做出了大情怀。

老吕是市民无法忘怀的好警察。“老吕”“吕叔”“老吕叨叨”,他在微博上有很多称呼。面对求助,他来者不拒;面对弱者,他倾囊相助。

在吕建江生前,家人只觉得他很忙,永远在处理事情。作为一名治安警察,老吕经常会处理纠纷,只要有一件事白天没有处理完,晚上回家就会忍不住念叨。

老吕走后,追悼会上,有1500多名群众前来送别。网友们举着“吕叔,走好”“老吕,我们永远怀念您”等字样的牌子,送吕建江最后一程;还有人不远千里专程赶来,只为见老吕最后一面。

老吕帮助过的市民、网上的朋友都来为他送行,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大家都记得他。崔利平哽咽地说,“老吕走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如此受人尊敬”。

如今,吕建江生前工作的安建桥警务站已更名为“吕建江警务站”,同事王永辉接过了接力棒,要将老吕未尽的事业做下去。

我们眼中的老吕

13年从警生涯“人民”二字烙心中

1989年当兵,2004年转业——结束15年军旅生涯的吕建江回到石家庄后,进入了公安队伍。很多人不理解,作为一名军医,老吕为什么愣要做警察?就是在这种不理解中,吕建江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片警岗位,凭着对这份工作的执着和挚爱,交出了一份让人民满意的答卷。

13年从警生涯中,吕建江积极探索社区警务工作规律特点,满腔热忱地迎接新媒体时代,创建了全省第一个网上警务室、第一个警方公益网站,开通了第一个民警实名微博、第一个民警微信公众号,被群众和网民亲切地称为“叨叨哥”“网上雷锋”“不下班的民警”。

去世前,老吕已发表博文17357篇,拥有粉丝28458人,创立的“石家庄失物招领网”为群众寻回和发还遗失物品600余件、现金及借款单合计金额200余万元,帮助寻找走失者50余人。

从军医到警察,即便是充满热情,老吕在最开始时依然有着种种不适应——当军医时,他的工作半径集中在部队大院,每天工作任务就是给战士和军属们看病,工作内容较单一;当了警察之后,他需要跟老百姓打交道,需要处理各种纠纷,“嘴笨”的他时常被别人说得哑口无言。

为了更好地学习,哪怕不是自己值班,老吕也会经常跟随同事一起出警,汲取其他民警处理突发问题的经验,琢磨哪种处理方式更让当事者接受。仅在担任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安建桥综合警务服务站主任的6年时间里,老吕就和同事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调解纠纷1600余起。

■文/本报记者刘冉 ■摄/本报记者王勇博崔靖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