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唐故郡遗址入选国家级考古发现--河北青年报2018年01月19日A4版:聚焦·行唐故郡遗址入选考古新发现--
日期查询:2018年01月19日

行唐故郡遗址入选国家级考古发现

去年6月8日,本报整版刊发一篇题为《行唐故郡考古发掘出春秋战国贵族墓葬》的报道,带领读者近距离了解了近年来河北省考古界的一次重大考古项目的进展。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河北行唐县故郡遗址成功入选“2017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动态

“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评选揭晓

据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创始于2002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评选活动,每年评选一次,从全国各省(区、市)考古机构推荐的本年度最新考古新发现中严格筛选产生。

其评选标准,主要在于考察考古发现的学术价值及其蕴涵的历史和文化信息价值,兼顾考察其考古发掘是否运用新方法和新理念。因此,“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评选活动被学术界誉为“中国最新考古信息的交流平台”和“重大考古发现的展示舞台”。

本次评选中,与河北行唐故郡遗址一起入选年度“六大”的还有: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山东济南市章丘区焦家新石器时代遗址、福建明溪县南山遗址、湖北京山县苏家垄周代遗址和吉林安图县宝马城金代遗址。

亮点

出土铜、金、玉、陶器等上千件(组)

故郡遗址位于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北,地处太行山东麓山前地带,东依大沙河。目前确定遗址面积约50万平方米。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至2017年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石家庄市文物研究所、行唐县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对墓地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去年,考古部门对行唐故郡遗址的发掘工作进行了阶段性展示,引发媒体和大众高度关注。

行唐历史悠久,因唐尧赴平阳继帝位经由此地而得名。春秋、战国时期为鲜虞、中山故地,赵惠文王八年(公元前291年)在故郡村建“南行唐城邑”、秦设“南行唐县”,北魏去“南”为行唐县,太和十四年(公元490年)设“唐郡”,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郡废,县治复归。熙平年间(约公元517年)县治迁至龙州镇(今行唐县城),一直作为行唐县县治所在地。

故郡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长说:“单从大秦帝国公元前221年设县开始算起,至公元517年行唐迁治犊乾城,故郡作为行唐县治和郡城不下700年。”这也意味着,故郡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着丰富的文物遗存。

目前,故郡遗址已探明遗址中心区域面积超50万平方米。方圆两公里内调查有六处新石器及战国-隋唐时代的城址、墓葬、遗址。迄今发掘8000平方米,清理东周墓葬37座、车马坑7座、水井49眼、灰坑520余座、窑2座、灶2座、灰沟两条,出土铜、金、玉、陶、蚌、骨角器上千件(组)。初步认定为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北方戎、狄族群的贵族墓地和战国前期居住址。

故郡遗址最亮眼的发现是车马坑

故郡遗址最亮眼的发现要属车马坑了。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齐瑞普告诉记者,“我们在清理二号车马坑时非常困难,经过大约两千四五百年的演化,木车化成灰之后基本就和土混在一起了,只留下了浅浅的痕迹。殉葬的人可能是养马的人,古人讲‘视死如生’,在主人死后,还要被迫继续到下面侍奉主人。这种殉葬制度非常残忍。而埋葬的一般是青壮年公马,都比较健壮。四车十六马,放在当时那个时代,我们初步判断,墓主人的身份大概属于士大夫阶层,算是当时的贵族了。”

二号车马坑东西长20.85米,东西纵列摆放1辆小车和4辆驷马车。小车置于最东端,未见系驾动物;4辆驷马独辀车,16匹马杀死后摆放在车辆系驾位置。车轮卸下扣置于车舆上或放置在车舆下。坑底中部两侧各有一个壁龛,内各殉一成年男性。东侧还有殉兽坑,坑内分三层埋放牛羊马头蹄,初步确定至少有羊头260个、牛头26个,马头22个。

二号车马坑西侧的主墓东西长3.7米、南北宽2.7米。张春长说:“车马坑在河北省本就罕见,要论保存最佳,故郡车马坑可拔头筹。五辆车串排的阵列,漆彩贴金的车舆,华美绝伦的络辔,代表了墓主的尊贵,殉人现象和殉兽坑昭示着迥异中原的戎狄作风。”

遗址出土的文物也很抢眼,“就像那只奇特的鸟盖瓠壶,它是一种动物和一种植物,即鸟和葫芦的巧妙合体。鸟爪抓蛇,喙可开合。整壶轮廓像一只报晓雄鸡,神采奕奕,恰似古天文星象中‘瓠瓜星’亦即‘天鸡’之象,远非普通用品,而是只有特定身份才能使用的礼器。”

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

“故郡墓地的发掘具有重大意义,不仅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及历史研究空白,为探寻鲜虞、中山时期该地区墓葬分布格局、埋葬制度、器用制度提供了重要基础资料。”齐瑞普介绍说。

同时,对滹沱河、唐河一带同时期遗存的性质与族属判定,以及对北方地区长城沿线至伊洛地区的古代戎、狄民族进行比较研究,探索早期戎狄人群历史文化、经济产业,华北地区戎狄人群华夏化的过程,乃至东周时期北方国家的相互关系,民族融合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格局形成过程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

据省文物专家介绍,故郡遗址发掘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墓葬狭深积石、动物头蹄葬及铜鍑,殉人、大量殉牲,别具一格的车马装饰等在同期中原各国极为罕见,是北方族群的特色;同时,车马埋葬制度,青铜器、陶器纹饰等又显现深受晋、燕等中原文化影响,为研究戎、狄族群华夏文化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进展

故郡遗址考古工作仍在继续

据了解,故郡遗址发掘工作还在进行中。进入隆冬,考古队的工作人员们都坚守在一线,考古挖掘工作一直有序进行。2018年,对于已经出土但没有完成检测的样本,工作人员将会继续完善文物信息;同时,将积极向国家文物局申报2018年工作规划,科学、有序地进行故郡遗址的考古挖掘工作。

■文/本报记者赵丽肖王慧丽■摄/本报记者崔华瑞(除署名外)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