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22日

沧州沧县两位老人 义务疏导交通八个月

陈四雄和陈永格是沧州市沧县兴济镇人,陈四雄今年68岁,家住在兴济镇建国街村。陈永格家住在相邻的民主街村,今年62岁。他们一起在兴济镇运河桥义务疏导交通长达八个月。

2017年5月,104国道的河北省沧州市的青县段与沧县段因修路断交。因此,所有经过104国道的车辆都需要绕行位于沧县兴济镇境内的运河桥。由于经过此处的车流量较大,经常会造成拥堵。陈四雄和陈永格决定一起义务疏导这里的交通,让车辆能够尽快通行。

因国道修路断交 绕行处造成交通拥堵

2017年5月,104国道的河北省沧州市青县段和沧县段因修路断交,所有经过104国道的车辆都需要绕行位于沧县兴济镇境内的运河桥。有小型的轿车,也有很多大型货车,每天从这里绕行的车辆多达上千辆,不仅容易造成交通拥堵,也给桥体本身带来了很大的负荷。

陈四雄介绍,运河桥始建于1980年,设计的承重只有15吨。38年过去了,这座桥已经成了危桥,当地政府为过往车辆安全考虑,还专门在桥头设置了安全提醒的标识。“在104国道断交之后,从桥上绕行的车辆过多,而且还有很多大型货车。为了确保安全,相关部门在桥上增设了限行的路障,留出了一个大约2米多的通道,只允许小型车辆通过。”陈四雄说。

在限行之后,这座桥就变成了一个单行道,这也给交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有时一堵车就会堵上好几个小时,不仅耽误了大家的出行,也给沿街的店铺带来了不便。

陈四雄家距离桥大约有500米,骑电动自行车到达桥头大概需要两分钟。在104国道断交之后,他经常会看到桥面堵车严重的现象,这让他觉得应该要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个状况。

老人义务疏导交通家人担心并不赞同

当陈四雄提出想要在桥头义务疏导交通的想法之后,家人并不赞同。家人都觉得陈四雄年纪大了,疏导交通这件事情不一定能够胜任。而且那么多车辆也非常危险,万一出了交通事故怎么办?

陈四雄的老伴李桂芬表示,她担心陈四雄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他想要义务疏导交通是好心,但是过往的车辆都会听他的话么?万一人家不理他,再起冲突了怎么办?”李桂芬说。

面对家人的这些担心,陈四雄倒是觉得没什么大问题。用他的话来说,他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身体很好,除了有点高血压,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他想要为大家做一些事情,疏导交通的事情能做得来。“我经常看报纸,看到报纸上报道的好人好事,自己也很感动。我老了,但仍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些有益于大家的事,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陈四雄说。

陈四雄对这座桥也有着特殊的情感。“当年这座桥是一座木桥,在1979年,桥面上出现了一些破损。当时我曾经呼吁重修这座桥,也和镇上一些企业家进行了沟通。”陈四雄说,“1980年,政府重新修建了这座水泥桥,桥面比之前的旧桥增高了约30公分,修好的桥高度是1.1米,安全度也增加了,桥上的栏杆也刷了新漆。但是38年过去了,当年的新桥又变成了旧桥。”

看到桥上的交通非常不便,而且一堵就会堵很长时间,陈四雄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他决定来桥上义务疏导过往车辆,想让桥上的交通状况得到改善。目前为止,这样的工作陈四雄已经坚持了八个月。

一个人忙不过来 找寻同伴帮忙

几天之后,陈四雄感到自己一个人做这个工作有点吃力。“整个桥长约70米,从桥上经过的车辆很多,所以经常会出现桥的这头疏导好了之后,另一头又堵上了的情况。”陈四雄说,“我想找个人和我一起疏导,这样就能两边都顾得上了,陈永格知道之后很爽快地答应了。”

陈永格是陈四雄在一个老年活动组织中结识的朋友,家住在相邻的民主街村。刚开始陈四雄并不是直接找的陈永格,而是问了问其他人,但是因为义务疏导交通,并没有费用,所以没有人愿意来。

陈永格之前是一名货车司机,他知道司机的不容易,尤其是遇到堵车,会特别耽误时间。“我之前开车的时候,也特别害怕遇到堵车。一堵车,回家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有时候堵车会堵半天,自己也很着急。”陈永格说,“老陈当时和我说,桥上堵车情况很严重,经常一天堵车好几次。他自己忙不过来,让我有时间的话就去帮帮忙。我一听就同意了,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做不了,这件事我能做,又是好事,我当然得去。”

对于费用的问题,陈永格表示自己当时没有想。他觉得能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而且能够帮助到大家,有没有费用都没关系,自己也没想通过这件事情来赚钱。就这样,陈永格开始跟着陈四雄一起义务疏导交通。

不能按时吃饭 司机路过时帮忙买早餐

陈四雄表示,在刚开始疏导交通时,也会有司机不听他们的话。“有人觉得我们是吃饱了没事干,也会说我们疏导得不好,不听我们的话。但大部分人还是很理解我们的,会和我们说‘大爷你们辛苦了,给你们点赞’,听到大家这么说,我们也觉得很开心。”陈四雄笑着说。

每天早上7点30分,两个人都会赶到桥头,开始一天的工作。在距离桥约两百米远是兴济镇小学,附近几个村的孩子基本上都来这里上学。“每天早上送孩子的车也会很多,所以很容易造成拥堵,所以我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就是从早上7点30分开始。”陈永格说。

有时候堵车三四个小时就能疏通好,但有时需要七八个小时交通才能恢复正常。因此不能按时吃饭对陈四雄和陈永格来说是经常的事。

有一天早上,俩人都没顾上吃早餐。经过的司机知道后,把钱给了附近卖包子、煎饼的老板,让老板帮忙给他们两个人送一下早餐。“有些司机知道我们没吃早饭,觉得我们很辛苦,开车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会告诉我们,他已经帮我们买好早饭了。还叮嘱我们记得吃,觉得挺暖心的。”陈四雄笑着说。

如果遇到堵车 可以随时联系他们

陈四雄和陈永格并不是每天都会站在桥头,但如果遇到堵车的情况,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对此,陈四雄表示,附近店铺和经常路过的司机都有他的联系方式,如果堵车,大家都会打电话告诉他。“我和他们说过,如果堵车的话,就随时给我打电话。”陈四雄说。

陈四雄介绍,运河桥附近有一个牙医诊所,牙医诊所的负责人张庆伟经常会及时告诉陈四雄桥上的状况。不仅如此,天气变冷了之后,张庆伟还给他们送了两件棉服。“两位老人在这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挺不容易的。夏天特别热,他们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我会给他们送一些水。冬天太冷了,桥上也没有什么遮挡物,风吹到脸上就像刀子似的,所以就给他们送了两件棉服。”张庆伟说,“在他们没有疏导交通之前,过往的车辆经常会因为过路的问题发生争执,现在这种情况好了很多,多亏了陈四雄和陈永格。”

对于八个月的疏导交通,陈四雄和陈永格都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大家都很理解我们,没有觉得多么困难,反而觉得这八个月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过来了。”陈四雄笑着说,“在104国道恢复通行之前,我们会一直在桥头疏导交通。”

■文/本报记者杜梦媛

■供图/陈四雄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