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好警察吕建江去世后第52天 他生前的同事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要将老吕叨叨的招牌擦得更亮”--河北青年报2018年01月22日A5版:聚焦·同事再忆吕建江--
日期查询:2018年01月22日
人民好警察吕建江去世后第52天 他生前的同事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要将老吕叨叨的招牌擦得更亮”

老吕走了,他生前工作的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安建桥综合警务服务站,已更名为“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同事们已经接过了他的接力棒。老吕的精神永在、“老吕叨叨”微博将一直更新下去——这是同事们的庄严承诺,也是对人民好警察吕建江的致敬!“老吕的故事太多了,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老吕去世后的第52天,记者来到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专访老吕生前同事们,听他们讲述与吕建江的故事。

王永辉:“他心肠好,见不得群众受苦”

在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记者见到了正在热心为民服务的该警务站主任王永辉。

他是吕建江生前的好友,已经接过了老吕的“接力棒”。他说,要用自己的行动将“老吕叨叨”的招牌擦得更亮。“老吕去世后,来警务站的群众还在念着他的好。走后能被广大群众一直记挂、怀念,这与老吕真情为民服务、忘我献身工作分不开,这份情义是他在日常工作中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王永辉和吕建江都是接触新媒体较早的一批人,但吕建江做得更早、更成熟一些。

或许是年龄相仿,再加上有着共同的爱好,王永辉和老吕“一见如故”,时常通过网络或私下见面商议如何通过新媒体做好警务工作的事儿。“他心肠好,见不得群众受苦。”王永辉告诉记者,他一直很钦佩老吕,“老吕为人低调,做好事从不愿说。我来安建桥警务站(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前身)任职后,从群众讲述中,才得以全面认识老吕。”

老吕去世后,一直有群众陆陆续续来到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悼念。1月13日下午,40多岁的王莹(化名)来到警务站,跟王永辉讲述了自己和老吕相识的经历。

王莹说,她和老吕是井陉老乡,一直独自带着女儿在石家庄生活。“2016年夏刚来石家庄时,我的大拇指划伤了。当时无依无靠,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向老吕求助,多亏他将我送到医院。当时,我是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走进警务站的,进去前特别有距离感,进去后才发现警察这么亲切。”“无论谁找老吕,他都会伸出援手、想方设法帮助,从不知拒绝。他从井陉山区走出来,自己受过苦,所以见不得别人受苦。”王永辉感慨道,老吕做的看似都是小事,但正是这些一点一滴的小事温暖着群众。

李明川:“他通过小事让同事肃然起敬”

李明川是汇通综合警务服务站民警,和吕建江同一时间从部队转业进入石家庄公安系统。他回忆说,当年一共有29名转业干部,他最佩服的就是老吕。

李明川告诉记者,刚转业时,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不适应,“在部队带兵同当基层民警与群众接触完全不一样。调解纠纷需要掌握一定技巧、方法,要学会稳定群众的情绪。在基层工作中,老吕是进步最快的,他善于观察并学习别人的好办法。”

“刚入行时,老吕因为‘嘴笨’经常被‘欺负’,自己前去劝架反而被当事者说得哑口无言。”李明川回忆说,“从那以后,不管是不是轮到自己值班,老吕都会跟着资历老的同事一起出警。他观察到同事们怎么处理问题后,等轮到自己值班时就活学活用。慢慢地,大家都很服老吕,有时遇到纠纷还会打电话让他过去协助处理。”

除了好学之外,人品好是大家对吕建江的共同评价。李明川回忆,几年前,大家一起去警校培训,有一次他去吕建江的寝室,发现阳台上有一个铺盖卷。原来,老吕晚上睡觉打呼噜,他怕影响同寝室的学员休息,便搬到阳台上睡。“老吕就是这样,他总能通过一些小事让同事们肃然起敬。”李明川对记者说。

张金茂:“他执勤风格和别人不一样”

老吕去世后,很多人都自发地怀念他。当然,也有不了解情况的人会问:老吕到底做了什么?应当说,老吕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他是将“人民”二字融进一点一滴的工作之中。

第一个网上警务室、第一个警方公益网站、第一个民警实名微博、第一个民警微信公众号——老吕在不断探索,他做的事情很小,但件件都是为了群众。

张金茂是老吕生前带的“徒弟”。他告诉记者,自己对这位主任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执勤风格和别人不一样”。

张金茂刚进安建桥警务站(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前身)时,吕建江已是主任了,经常指导他。“执勤有三种——车巡、摩托巡、步巡,但他格外热衷步巡。”张金茂回忆说,“老吕说这样方便跟街边群众接触,见面打个招呼、说两句话,大家就会觉得这位民警很亲切。我们辖区的平安小区是典型的老旧小区,没有物业管,出入口却有22个,租户多、流动性强,经常发生撬小房、丢电动车、翻爬阳台盗窃的案件。于是,吕主任在执勤时格外仔细,除了看看有没有特殊情况之外,连居民家的防护网坏了都会到家里提醒人家及时更换,以免被小偷钻了空子。”“老吕的工作风格的确别人有些不一样。”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副主任侯龙深有感触地说,“有些不是老吕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他也会管。一次,有群众报警说,有两个人在街头斗殴,涉事地点本不在老吕的辖区,但他开上警车就去了,及时将双方制止住。事后,老吕说‘一些很激烈的冲突,如果快速处置就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旦晚了,就有可能流血伤人’。”“老吕总和我们讲,服务群众一定要捧出一颗真心。不管能不能帮他们解决问题,一定要让他们有一个可以求助的地方。”侯龙回忆说。

邓金正:“老吕既是战友更是领路人”

邓金正是石家庄市公安局轨道交通分局民警,与吕建江相识于网络。“那时,老吕是‘网红民警’,我是一名大学生。后来,我与老吕相见于公安系统新媒体培训现场。可以说,老吕哥既是我的战友,更是我的领路人。”邓金正受访时说。“8年前,网络还是一个新生事物。老吕在网上主动亮出身份并办起网上警务室,这很新鲜。而且,这是一个活跃的微博,更新很频繁,防盗支招、帮人找家、给物找主人都是其中内容。”邓金正回忆说,“当时我就感觉这是一个好警察,粉了!”

2016年,邓金正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加入省会公安队伍。从学校生活一下子转到公安工作,他有很多不适应。参加工作十个月后,他和吕建江在一次培训中见面了。那夜,他们聊了很多,是老吕解开了他入职之初的忧虑和疑惑。

邓金正说,自己入警后依然关注着老吕的微博动态。几年间,吕建江成了网络大咖,“便民挪车卡、防止老年人丢失的黄手环都是他的发明。他还做过网络主播,用他的‘井陉普通话’进行治安宣传。”“‘老吕叨叨’四个口,每个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好窗口。”在邓金正心里,吕建江是自己学习的榜样。“我与老吕初见面时,他跟我说‘咱们不可能一下子改变整个世界。别怕事情小,如果你真给老百姓解决了一件小事,人家就会非常认你,新民警要踏踏实实做事,干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儿’……”邓金正告诉记者,他一直将这句话牢记在心间。老吕去世后,他在微博中写到:每当一个好人离开,我就感触到社会蒙受了巨大损失,特别是这样的好人往往两袖清风,凋敝的家里让人越发心疼。一个公安奉献的背后,是整个家庭的付出……老哥哥走好……

记者手记

老吕从来没有离开

老吕走后,他生前工作的警务站更名为“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现任主任王永辉是吕建江的战友。他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将“老吕叨叨”的招牌擦亮。

王永辉讲述,自今年1月1日接手老吕的微博之后,感到责任很大,每天晚上躺到床上还要再回复几条网友的咨询信息。

1月7日,有一位网友发信息说,想考驾照却不知道去哪个驾校学习比较好。王永辉看到后及时进行了回复。之后,该网友发来一段话,“吕哥就是吕哥,万能的吕哥,总能在人绝望时点亮一盏明灯,小弟万分感谢!吕哥永远在,从来没有离开。”“这让我感触很深。网友对吕哥有很深厚的感情,我要把这种感情维系下去,把吕哥未尽的事业接着做下去。”王永辉对记者说。“每天走到单位门前,都要先好好看看你的名字。吕哥,为我们加油!”1月17日,在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王永辉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句话。

吕建江综合警务服务站将继续坚守为民情怀,把小事做好。■文/本报记者刘冉

■摄/本报记者王勇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