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24日

《人事》(17)银子(下)

■作者:李延青■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银子拿着一本《灯草和尚》走到朱先生跟前,丰硕的乳房颤悠悠直顶到他胳膊上。朱先生就捂住她拿书的手,说:“银子,你这手长得真好。”

“就手好呀?”银子幽幽地望着朱先生,浑身燥热起来。

朱先生把银子横抱起来,放到炕上,脱掉鞋把捏她的三寸金莲:“这脚也好——我喜欢小手小脚的女人。”

“还有更好的……”银子顺势搂住他脖子。

立秋后娘又来了,睡下后悄声问银子:“文德有个本家哥叫修德?”

“嗯。怎么啦?”

“前几天他路过咱村,去家里嫂子长嫂子短和我拉呱半天。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文德不在家,村里人难免说闲话,让我劝你把铺子关了。”娘说,“我琢磨莫不是文德托的他?”

银子听了,顿时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羞恼和愤恨:“有什么闲话?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文德都快一个月没回来了,怎么托他?”

“他哥是个有背景的人哩!”娘在她耳边悄悄说,“我送他时,听门外站着的人叫了他声区长。”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银子顿时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怪不得在村里难得一见呢,原来表面说是倒腾买卖,背地里却干着八路!

思前想后,银子私下还是把这事告诉了朱先生。朱先生沉思着说:“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事怕是八九不离十。你别露声色留着点心,看见他回来赶紧打发人给我送信儿。”

中秋节前,八路伏击了村北炮楼上来村里要物品的皇协军,烧毁了炮楼。逃跑时皇协军队长打死眯缝媳妇豌豆,点着了他家房子,收拾剩下的残兵败将投奔到浅根炮楼上。眯缝身份暴露,不敢回家,李尊德、李修德出面替他料理豌豆的丧事。没承想,当天深夜浅根炮楼上的鬼子和皇协军悄无声息摸进村,把李修德抓走了。四天后,村里派人将他面目全非的尸首抬回来。

炮楼上和八路的斗争白热化。文德回不来,朱先生也不再露面,银子把家托付给长工,关掉铺子回了娘家。

腊月里,银子娘突然找到李尊德家,说是来替本家侄女讨服打胎药。李先生说什么也不肯:“人命关天,造孽哩!”

“李先生,你想想,一个大姑娘家没过门就生养,传扬出去怎么做人?!”

“怎么做人?”李先生猛然站起,目光冷冷射在银子娘脸上,一字一顿说,“要知今日,何必当初!”

银子娘的脸青红不定,哀求道:“他哥,你行行好,就给开服药吧!”

“惭愧啊!”李尊德长叹一声,像对银子娘,又像是自言自语,“上炮楼前,文德托我和修德替他照顾家。如今修德被害了,我……唉,对不住文德呀!”

说罢也不开药方,在柜台上啪啪啪铺开三张草纸,转身就去抓药。

三天后,银子娘家派人来报丧,说银子死了,得的急症——肚子疼,大出血。(本文有删节)(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