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24日
河北教育出版社《中国民间叙事诗史》《中国民间故事史》双双获奖——

当一件事坚持三十年……

小时候,雪夜围炉听妈妈讲孟姜女的故事;长大点,通过动画片知道了聪明的阿凡提;再后来上学了,要背《陌上桑》《木兰词》《孔雀东南飞》……或许你并没有意识到,民间文学给了我们怎样的启蒙和滋养,甚至没有刻意关注过这个概念。

听故事总是轻松的,做学术研究就太枯燥了,但河北教育出版社自1986年建社以来,始终致力于对民间文学的学术梳理,迄今已出版图书近20部,有的入选了国家级规划教材,有的获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近日,该系列图书又双喜临门,《中国民间叙事诗史》获得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中国民间故事史》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深耕细作,30年打造“民间文学出版高地”

1988年出版的《民间文学辞典》,是河北教育出版社该系列图书的第一本。这本书由段宝林、祁连休主编,用词典的形式,将民间文学相关的特征、体裁、类型、代表作品、人物形象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做了系统介绍。在今天读来,依然令人觉得陌生、新奇、充满吸引力。比如看了满族神话“白云格格”的故事,才知道原来白桦树是天神善良、坚强的小女儿所化身。

这本书也开启了出版社与民间文学研究方面顶级专家祁连休的合作,1999年,祁连休、程蔷主编的《中华民间文学史》出版,获得了国家社科基金资助。在本书基础上修订的《中国民间文学史》2008年出版,被列为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

2001年,祁连休花费6年心血的《智谋与妙趣——中国机智人物故事研究》依然交给了河北教育出版社。作为这本学术著作的延伸,祁连休、冯志华伉俪携手编撰的十卷本“中外机制人物故事大观丛书”2014年7月出版。上海《故事会》还连载过从书中的多篇文章。

2007年祁连休创作的《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获得了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4年后,这套书重新修订再版,成为高校民间文学相关专业指定必读书。

2013年底,由祁连休、程蔷、吕微主编、逾百万字的三卷本《中国历代民间文学作品选》出版,成为高校相关专业的精品教材。

2015年,祁连休耗时十年所著、逾百万字的三卷本《中国民间故事史》出版,尽量充分地揭示出“中国民间故事多姿多彩的面貌”,不久前获得了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三卷《中国民间故事史》,拉开了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的序幕。2016年贺学君所著的《中国民间叙事诗史》,也是《中国民间文学史》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本书获得了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

从《民间文学词典》出版至今,正好30年。30年来,河北教育出版社的民间文学系列图书,从偶然行为到有计划布局,从零散出版到渐成体系,在2013年更是明确提出了“打造民间文学出版高地”的口号。

填补空白,为民间文学学科建设做出了贡献

民间文学浩如烟海,但做民间文学研究的人特别少,河北教育出版社通过30年的努力,在这个领域做出了规模,如今提到民间文学,“河北教育”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存在。这些年来,他们出版的系列图书,有不少都是填补学术空白的开创性著作,为民间文学的学科建设做出了贡献。《民间文学辞典》在当时是国内首创,对古今中外的民间文学做较为全面系统的介绍;《中华民间文学史》是填补民间文学研究空白的书;《中国历代民间文学作品选》出版前,大家看到的还是三十多年前的选本;《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研究》也是民间故事研究的基础性著作……

包括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国内第一部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丰富、全面、史无前例。这是一项属于中国民间文学学科奠定学术基础的工作,是中国民间文学史研究的重要学术积累,同时,对于当前“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定,亦具有树立学术标准的现实意义。

“如今‘选本’有了,单卷本‘文学史’有了,多卷本‘文学史’正在编辑中,再加上‘民间文学概论’,民间文学研究体系就完整了。”参与了其中多部图书编辑、策划工作的河北教育出版社副总编郝建国告诉记者,目前出版社正积极联系作者。

精益求精,百万字著作反复修改四遍

民间文学系列图书取得这样的成就,在郝建国看来,跟作者们精益求精的学术精神不无关系。

三卷本《中国历代民间文学作品选》,每一篇文章都做了详细至极的注释。开篇短短一页纸的《尧舜》,就用了五页多纸来解读。郝建国说,这个任务相当大,还需要深厚的古代文学功底。“当时我们主要在看不懂的地方画问号,交给祁老师他们去处理。”

这种严谨的态度,体现在所有的书中。比如《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已经获得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了,但祁连休并不满足于此,继续修订,后来将98.5万字充实到100万字,又出了修订版。

郝建国告诉记者,这部百万字的大书,祁连休老师逐字逐句地先后修改了四遍,改完后,编辑打印出来发给他再看,发现问题再改,如是再三。

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重大课题,其实早就结项了,按说已经可以出书了,但作者们还觉得不够完善,依然一遍遍修改、重写。“只有这样才能出来好东西,只有这样一帮人才能出精品。”郝建国感慨地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很受益。”

亲如一家,多年来作家、编辑、出版社一同成长

中国民间文学系列学术图书,跟河北教育出版社的社龄差不多一样长,多年来作家、编辑、出版社一同成长。在这个过程中,出版社积累了相关的编辑经验,也更充分地认识到中国民间文学在当今“非遗时代”的价值和意义,逐步建立起中国民间文学“大文化”的理念。

另外,因为这些图书,河北教育出版社聚集了一批相关领域的顶级专家。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民间文学研究室的祁连休、吕微、安德明、贺学君、邹明华、户晓辉、施爱东、乌日古木勒等,以及全国各高校的民间文学、民俗学的专家学者们,他们大多为研导、博导,是中国民间文学界、中国民俗学界某一研究领域的学术带头人。

在常年的出版合作中,出版社和作家建立起超越一般合作关系的感情和信任。“祁老师说,他不考虑稿费,他的作品只要我们社选,别的出版社就没有机会了。”郝建国告诉记者,“对一个出版社来说,核心作者特别重要。祁连休先生是民间文学研究的核心,民间文学室的人在学术上推崇他,人格上尊重他,特别有号召力。”

强强联合,每年将推出十多部相关图书

基于此,接下来出版社在这个领域还有更多选题策划。首先,已经被列入“十三五”国家出版规划的、多卷本《中国民间文学史》,今年会继续推出“民间谚语史”等,2020年前全部出版。同样入选“十三五”国家出版规划的《中国民间故事大辞典》,由祁连休、冯志华主编,近二百万字,也计划于今年推出。

另外,译介自德国、瑞士的世界民间文学研究经典著作,《简单的形式:圣徒传说、传说、神话、谜语、格言、案例、回忆录、童话、笑话》《欧洲民间童话:形式与本质》等,也将在今年出版。

郝建国告诉记者,出版社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民间文学研究室,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意向,共同打造“民间文学出版高地”。今后将以每年推出十多部原创及翻译系列精品图书的频率,大力推动国内民间文学研究的深入发展。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