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1月26日

我是不是找了个“假老公”

我和丈夫现在陷入了冷战。他说,离婚可以,你自己走,把女儿留下。女儿是我的命,我不可能留给他的。可现在的生活状况,真的让我很难继续下去了。

■倾诉人:米蓝

■年龄:36岁

■职业:全职妈妈

■采访地点:漫语咖啡馆

■文并摄本报记者皮雪雁(故事人物均为化名)

我感受到了被追求的快乐

我和老公唐涛是在2015年经别人介绍认识的,不过没有见面,只是互留了联系方式。我和唐涛都是离异,他比我大三岁,有一个不到10岁的儿子,我没有孩子。第一次婚姻结束后,我自己付了首付,买了套两室的房子。我那段时间很拼命,经常一个月一个月不休息。当时我们单位在北京还有一些没处理完的业务,我要经常跑北京。因为我实在太忙。唐涛约我见面,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是一推再推。

有一次,他又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我告诉他,我还在北京,晚上才能回去。他说去车站接我。于是,我们的初次约会地点是在火车站。

唐涛不是一个相貌出众的人,当然这并不是我择偶的条件,毕竟我已经过了通过颜值评判一个男人的年龄,我认为一个男人的内涵比外表更重要。他对我很热情,帮我拿东西,对我嘘寒问暖。

那天晚上,他接了我之后,我们在一起吃了顿饭。那以后,他就一直打电话发微信和我联系着。他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不是很紧张,朝九晚五的那种。他经常和我联系,很热情地关心我的工作和生活。这让我感觉挺温暖,也感受到了被一个男人追求的快乐。

其实,在认识他之前,我也见过几个相亲对象。有的工作比我还忙,经常见不到人,有的男人见几面,就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我单身的时候,经济上还算比较富裕,时不时会去咖啡馆坐坐,或者看场电影,有的人就觉得我生活太过小资,接受不了。而在和唐涛接触的过程中,他很尊重我,不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这让我感觉很舒服。

我说,我现在也离不开你了

我和唐涛认识两个月的时候,赶上他过生日。我们商量好晚上要一起吃饭。我抽空去了商场,给他买好了生日礼物,一件毛衫,两件衬衣。原本欢欢喜喜的一次约会,被一件意外事件打断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突然接到唐涛的电话,他声音低沉地告诉我,他之前的女友患了抑郁症,住院了。那个女人,他曾经和我提起过,是他在认识我之前谈的,也是离异,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儿。

他说,那个女人的几个哥哥和父母都过来了,还找到了他的单位,因为那个女人不让别人陪,必须得让他过去,否则恐怕会出事,所以他得过去照顾她几天。

我很生气,就问他要照顾她多久,是几天还是一辈子?他说,顶多十几天。

我当时就觉得心里特别不爽,这也太离谱了,一个已经分手了的前女友,竟然开口让他过去照顾,还寻死觅活。我和唐涛原本相处得好好的,可她这一招,很可能就把我挤出局了。我很不甘心,凭什么啊?她已经是上半场,现在他人生下半场的主角应该是我,我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不清不楚就下场呢。除非我自己走,否则,我绝对不能这样败下场来。

于是,我就告诉唐涛:“我很爱你,她离不开你,我也离不开你,她离开你活不了,你要知道,我现在也离不开你了。”

说心里话,我当时说这句话真实的成份只有一半,另一半是我不想就这样退出去。而且,我觉得我比那个女人条件要好很多,虽然我们都是离异,可她毕竟还带着女儿。如果他们走到一起,他的压力肯定会比和我在一起更大。所以,从这点来讲,我感觉自己比她更合适他。

当然我也曾经怀疑过,这是不是他故意编了这样一个故事,借此想和我谈分手。后来,他把女人的名字和所住医院都告诉了我,我也通过一些渠道得到了证实,他说的一切是真的。

他说,我们去领证吧

接下来的那些天对我来说比较难熬,因为我担心他会禁不住她的纠缠,两个人旧情复燃。不过还好,他在照顾那个女人的过程中,一直和和我保持着联系,抽空也会匆匆见我一面。那次,他回家换衣服,我们见了一面。当时他的状态很不好,整个人没什么精神,头发也长了,胡子拉碴的。他说让我放心,他会尽快处理好的。

在那年的元旦前,他如释重负地告诉我,那个女人的事,他都处理清楚了。我们都很高兴,开始商量双方家人见面的事情。

唐涛没有自己的房子。据他说,他和前妻离婚时,把一套三室的房子卖了,卖房子的钱他前妻分走一大半,他现在和他父母住在一起。在去他家之前,我特意咨询了一下朋友,需要带什么东西。朋友说,第一次上门尽量不要太寒酸。那天去他家时,他姐姐和妈妈在,他父亲回老家了。我们从超市买了一些礼品,我还给他妈妈和姐姐一人买了一条围巾,给了唐涛的儿子1100块钱,还给了他外甥200块钱。他妈妈和姐姐都挺高兴,对我也很热情。临走时,他妈妈也给了我1100块钱,算是见面礼。

不过,我父母对这门其实不是很满意。我父母觉得,他带着个儿子,以后生活的压力要比带着个女孩儿大得多。好在我的父母比较尊重我的选择,也没有强力阻止。

春节过后,双方父母见面,我们的婚事开始提上日程。转眼就到了五月份,我过生日,他给我买了一个蛋糕,一部手机。那天晚上,他送我回住处后就没有再走。

六月份,一向很准的例假没有来,我去药房买来验孕棒,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当时很意外,当然也很高兴。对于已经过了三十岁的我来说,这是一个礼物,是一个大大的惊喜。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得留下这个孩子,如果唐涛不同意,我也要把孩子生下来。当我打电话告诉唐涛这个消息时,唐涛的反应也是惊喜,他毫不犹豫地说,既然有了,我们抓紧去领证吧。

我成为了一个全职妈妈

结婚证领了,我以为我们从此可以过上幸福生活了。可没想到,婚后的生活不是幸福而是一地鸡毛。

开始筹备结婚的事情时,我和唐涛之间发生了第一次矛盾,这个矛盾和钱有关。谈到彩礼的时候,唐涛说他开只能给我一万元。我不同意,觉得太少了。他说他没有钱,只能给我一万元。因为彩礼的事情,我俩争执了好几次,最后确定他给我36000元。后来,我和唐涛吵架,又提到了彩礼钱。他说,彩礼钱有两万多元是借的他姐姐的。

整个孕期,我每天早晨都会起来做早饭,而唐涛会一直睡到我叫他起床。他吃过饭就去上班,晚上回来,手机不离手,不是看新闻,就是看网络小说。要不就是看电视,陪着儿子在一起看动画片,他和我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

因为身体的原因,我们的女儿出生之后,我一直没有上班。后来,单位那边也发生了一些变故,我就办了辞职,成为了一个全职妈妈。

刚开始的生活还能过去,我手里有生育保险的钱还有以前我自己积攒的钱。因为没有了工作,钱只出不进,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很焦虑,甚至有些惶恐。我手里没有钱,就找他要,开始他多少都会给我一些,到后来,我再找他要,他就会说没有,还责怪我花钱不知道节省。

家里四五口人,基本都是我出去买菜,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几乎都是我负担,而他对家里吃什么喝什么,他几乎不闻不问。我每次去超市,选的都是生活用品,肉、菜、蛋,手纸。有一次,我让他去超市买些鸡蛋和菜回来,结果他只买了一些他儿子喜欢吃的小零食。

去年夏天,女儿病了,也不怎么喝水。我买了半个西瓜放在了桌上,准备给孩子打点西瓜汁喝,预防暑热。第二天早晨起来,我看到西瓜没有了,只剩下半个西瓜皮。我非常生气,赌气把西瓜皮扔到了地上。我婆婆说我摔她了,很大声地跟我吵架。她说西瓜是她孙子吃的,她也没吃几口。她说帮我看孩子也很辛苦,经常头晕等等。我就说如果觉得累,可以先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婆婆就说我撵她了,唐涛也跟我吵架,说:“要走也是你走。”

那一次吵架,让我挺寒心。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坏后妈,我也给他儿子买衣服,买鞋子,可我却没有换来唐涛的一句感谢。

我们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我们的女儿现在快一岁了,发育得挺好,就是有些认生,胆子小,和上过早教的宝宝比起来,不如人家大方,语言表达能力也稍微差一点。我就想着也给孩子报个早教班。唐涛和婆婆都说,早教就是骗人钱的,根本没用。

去年十月份,我参加了专升本的考试,学校通知需要交3800块钱的学费。我找唐涛要钱,他说他只能给我1600块钱。我说这些不够,你去借借,等我们有了钱再还。他说什么也不肯,反问我说:“你不是手里还有钱吗?闺女满月收的一万多块钱,可以先拿出来花。”

闺女满月的时候,我妈妈这边的亲戚朋友确实一共给了一万多块钱。他这边朋友同事的给了大概三千元左右,不过他出去吃饭,早就花掉了。我把我妈这边给的钱帮孩子存了个定期。

我不肯去取这个钱,他也不肯给我借钱,我俩为此吵了起来。我心里所有的委屈和不满一下子暴发了,这一年多来,他给儿子报英语辅导班,报奥数班,花钱一点都不心疼。他说过,再穷不能穷教育。可我参加专升本考试,也是接受教育,怎么他就不能为我花这笔钱呢。让我心里不平衡的是,我们的女儿都快一岁了,他也只给孩子买过一次尿不湿。在我看来,他眼里只有儿子,他是我闺女的“假爸爸”,我的“假丈夫”。

我以前积攒的钱不知不觉都快花光了,我每天还要做饭、洗衣服、照顾孩子,他下班回来也很少帮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坐在沙发上刷手机。有一次,我在厨房忙活做饭,让他看会儿女儿。我从厨房出来,看到他一只手捉着孩子,孩子都快从沙发上掉下来了,他另一只手里拿着手机,还在专注地看他的网络小说。

我对唐涛说,你家就是雇个保姆,也得给人家开工资吧?我每天干着保姆的活,还得自己往里搭钱,这亏本的买卖也许只有我这样的傻女人才会干。

听很多朋友说,她们婚后都掌管着家里的财务,可自从我们结婚之后,他的工资卡我都没有见到过。他每个月至少也有三四千元的工资,可我很少能见到他的钱。我整天为钱发愁,可他似乎从来不为家里的生活发愁,自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他一个月应酬至少会有四五次,有时候喝多了,还会被人家送回来。吐了,我还得伺候他。

现在,我们因为这笔报名费的事争吵不休,我觉得很委屈。有时候想想,甚至感觉有点后悔了。如果当初我把他让给那个抑郁的女人,也许我的人生会是另外一番风景了。还有他前妻,据说现在生活得很好,开着车,谈着小男友,可我接了她的盘,日子却过得捉襟见肘。

婚恋导航

再婚家庭要面对的问题比初婚家庭要复杂得多,也艰难得多,可这夫妻二人在心理上可能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但是所有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后悔也不能让时光倒流,只能勇敢面对。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米蓝的焦虑唐涛无法体会,而唐涛的压力,米蓝也没有设身处地去考虑。可以数得清的工资,难以承受的各项开支。靠唐涛一个人微薄的工资,确实难以应对这样一个大家庭的生活需求。如何合理分配这笔收入,如何共同分担生活的压力,这需要两个人之间好好进行深层次的沟通。收起情绪,把复杂的生活按着轻重缓急排出次序,做一个合理而相对公平的安排,生活还是可以继续的。

邮箱:hbqnbxy@126.com电话:83865150工作QQ :1564990484微信号:zhourigushi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