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2月13日

时间教会我坚守如一

今天是我的第三百零一个夜班,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奋斗了三百个夜晚,我感叹时间的强大推手,竟推着我走了这么久。每次上岗后,都感觉时间是静止的,不管外面车辆如何飞驰,我自“岿然不动”。每天按照收费发卡操作流程,看到车道中有车辆驶来,示意停车,“您好,请您出示通行卡”,收费并发放通行卡,“谢谢,祝您一路平安”,放行,一气呵成,保证车道不积压车辆,保障车辆平稳有序快速通过收费站车道。

光速是三十万公里每秒,高速上行驶的客车最高时速不超过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而我的速度就是在这一次次的重复中,在我的岗位上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夜,收取通行费3554万元。学生时代的夜晚对我来说是放松,是睡眠,而工作后的第一次上夜班是紧张和兴奋,有着抑制不住的跃跃欲试和反复默念操作流程的惴惴不安,那个夜晚的那份心情大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而最让我兴奋地是去年9月15日的那一夜,我开心得像个孩子,接班前得知自己当了爸爸。从那以后的每个夜晚,我都会想那个小家伙有没有哭,有没有没睡,有没有想听个故事。想到这些,我就知道,我已经欠了他太多个有故事的夜晚。我想,我教会他的第一个词,应该是“理解爸爸”吧。

如果把我们的社会比作一台昼夜不停运转的巨大机器,那么我们每一个人就是这台巨大机器上的一个个微小的零件,我们认真地工作保障着这台机器高速而有效地运行。就像我们省界收费站,在高速公路的主线节点上,我们的专业和敬业将原本不那么合拍的自己,打磨成完美契合工作岗位的高速人,在每个归家路灯亮起的夜晚,坚守岗位,一丝不苟,让每个在路上前行的司机畅通无阻。

■文并摄/本报记者刘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