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2月13日

一到家就能吃上姥姥做的面条啦

我今年六岁了,我妹妹今年三岁。我们两个今天跟妈妈来火车站是准备坐车回家看姥姥的。我已经有一年没见姥姥了,我特别想她。自从我妈妈和爸爸来石家庄打工,我们就只能一年回一次老家。

虽然很少和姥姥团聚,但是我们可以在微信上聊天。有时我放了学,我妈妈下了班,我就把妈妈的手机拿过来和姥姥在微信上视频。以前姥姥家没有WiFi,是上个月我舅舅给装上的。平时我玩妈妈的手机时,她都让我少玩会儿,保护好眼睛,但如果是和姥姥视频,她就不说我了。只要把作业写完了,想和姥姥视频多久都可以。

2017年最大的收获是我在学校拿了奖状,老师说这张奖状是奖励给每天来得最早、交作业最积极的同学的。不过有一件事我挺不开心的,因为我听见爸爸妈妈商量着要给我换个学校,说过完年就给我换一个更好的学校。但是我不愿意,因为我和现在这个学校的同学玩得很好,到了另一个学校,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可怎么办啊。

我妈妈在一家制衣厂上班,每天很辛苦,她们的工资都是按做衣服的数量算的。有时候我希望她能多做点,这样就可以给我买新款玩具了;但是我更多的时候希望她能少干点活。比如,前几天天气很冷,我妈妈为了干活把手都冻红了,我给她抹护手霜的时候她还夸我长大了。

我现在最想的人是我姥姥,我们还有四个小时就能见到她了。我问我妈妈最想谁,她说:“我最想我妈妈呗。”我妹妹说,谁在外面不想自己的妈妈呀。今天早上我和妹妹还录了小视频发给姥姥,她夸我们长高了。我跟姥姥说我想吃她做的面条了,她说我一到家就能吃上她做的面条。

■文并摄/本报记者邹畅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