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2月13日
保护中小投资者 给“币圈”虚火降温

虚拟货币交易禁令升级

“币圈”的虚火越来越旺,新手入局,玩法热闹。不过,从今年1月底以来,官方媒体对虚拟货币频频发声,呼吁施加更强监管,在肯定去年9月份以来的监管的同时,向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密集开炮”。

这股炒币热潮为何卷土重来?与2017年那一轮ICO(首次代币发行)热潮及之后的“一刀切”监管有何关联?如何应对疯狂的虚拟货币交易降温?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兼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

铲除虚拟货币交易土壤

■记者:今年1月下旬至今,《人民日报》、《上海证券报》、《经济参考报》及《金融时报》集中火力对虚拟货币发声,在对“炒币”进行风险提示的同时,还呼吁对虚拟货币交易进行进一步监管。

除官方媒体外,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也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相关风险的提示,警示部分跨境虚拟货币平台或被所在国取缔。

这一轮的虚拟货币热潮何时开始卷土重来?目前,监管部门都有哪些措施控制这股热潮?

■武长海:虚拟货币的交易包括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加密货币和其他各种代币(ICOs)。

我国的虚拟货币市场交易热度2017年8、9月份达到了顶峰,一场类似于17世纪荷兰郁金香金融泡沫的场景随时可能出现,而且规模要大得多,可能由此引爆我国经济已经潜在的若干风险点。

在此关键时刻,我国政府监管部门果断出手,切断了在中国境内的一切虚拟货币交易。

但这些交易并没有实质停止,一部分转移到地下交易,一部分转移到国外交易。

伴随着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各国监管部门认识的不一致性,最近在国内外掀起了新一轮炒币热潮,国内一些与区块链有关的公司、产品、股票也得到热炒,死灰复燃。

为了彻底铲除虚拟货币交易土壤,中国监管部门正在计划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场外市场集中交易进行打击。打击对象包括提供场外集中交易的场所和平台、为此类交易提供清算结算服务的服务商,以及为集中交易提供做市商服务的机构和个人。

同时,屏蔽国内场外集中虚拟货币交易的网站平台、为国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的境外网站平台,并关闭其APP。这些措施一旦得到有效实施,非法虚拟货币交易在中国境内就会得到实质控制,切断虚拟货币交易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

虚拟货币侵害投资者利益

■记者:回顾过去几年的历史,虽然政策一直在打压和禁止,但虚拟货币的交易、分叉一直没有停止,这个大趋势有何深层次的原因?比如说,是否有经济形式和资产配置方面的原因?

■武长海:其实虚拟货币的交易,尤其是区跨链技术为代表的比特币自2009年出现之初,各国政府都是宽容的态度,其市场发展完全是自发状态,包括我国也是如此。

可随着发展的进行,欺诈、价格操控、盗窃等问题开始大量出现,既有可能影响一国经济安全,也侵害了众多中小投资者利益。政府监管部门出面进行干预和进行监管也是必然的。

比如最近欧盟正在计划出台监管措施,美国已经开始将虚拟货币市场纳入到证券和期货法律监管。

以美国为例,2018年1月20日,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CFTC(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发表了关于虚拟货币市场执行行动的声明:当市场参与者以提供数字化工具的名义进行欺诈时,无论其以虚拟货币、硬币、代币或者其他形式,SEC和CFTC都将对此类数字工具进行项目实质审查并起诉违反联邦法律和商品法律的行为。

虚拟货币交易在缺乏政府准入和监管的情况下,在我国和一些国家得到迅速蔓延,主要是受各国资本的“引导”。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各国金融监管经历了从“紧”到“松”的过程,各种创新性金融行为得到默认或宽容,同时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得到快速发展,各种打着“金融创新”幌子的商业模式开始大量出现。虚拟货币的出现和繁荣就是在此背景下出现的。

但是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虚拟货币既不可能代替货币成为一般等价物,也不可能成为有价值的“商品”,因为其本身不具有价值。现实生活中出现的虚拟货币繁荣,主要是源于资本交易和资本获利的需求、人类贪婪的本性和投资者的无知。

各国协同监管以防止套利

■记者:从成效来看,“治堵”的办法没有解决问题,在虚拟货币面前,监管表现得较无力,您对“拥抱式”的监管有何建议?

■武长海:对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监管,最终是从保护中小投资者的角度出发的。虚拟货币市场的出现、发展,其价值何在?无论对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发展都没有促进作用,与个人财富的增长也没有任何关系。虚拟货币市场在合法性、公平性和安全性等方面都存在问题,这样的市场从长期来看都是一种危害。

当然各国的态度不一致,放松监管的国家也许能就此获得额外收益,如印度就准备对比特币交易进行征税,还可以获得来源于其他国家的洗钱资金等,也就是获得监管套利。所以,各国应当协同监管,防止监管套利。

对于我国而言,应进一步加强监管,坚决铲除非法虚拟货币交易的土壤,防患于未然。2017年11月,德勤发布《区块链技术变革:来自GitHub平台的见解》的报告,认为在GitHub平台上运行的近9万个区块链项目存活的只有5%左右,项目平均寿命1.22年。可见,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成熟和市场化场景应用,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热炒只能是泡沫。

对于中国来说,禁止一切虚拟货币交易,可能会付出一部分诸如监管套利带来的资本外流、资本所得税等成本,但相对于其给中国经济中小投资者带来的保护等益处来讲,收益是大大高于成本的。中国监管部门果断出手,判断很准确。

■文/本报记者张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