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3月13日
再过三天,去看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

为什么会爱上“怪物”因为我们孤独得太久

上周,90岁的奥斯卡颁奖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两个重量级大奖,落在墨西哥鬼才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和他的《水形物语》身上。然后,吃瓜群众纷纷戏精附体,以无比的热情投入到它配不配得奥斯卡的大讨论中。

一会儿这边说“低幼审美、恶趣味”带一波节奏,转眼那边又说“奇幻复古、浪漫爱情”扳回一城。其实,得都得了,电影3月16日就要在内地上映了,争辩这些有什么意义?比起它配不配得奖,我更想知道人为什么会爱上怪物。

■鱼人由“异世界角色专业户”道格·琼斯饰演

《水形物语》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

■编剧:吉尔莫·德尔·托罗/瓦内莎·泰勒

■主演:莎莉·霍金斯/道格·琼斯/迈克尔·珊农

■类型:剧情/爱情/奇幻

■片长:123分钟

■上映日期:2018年3月16日(中国内地)

应该不遭人恨的剧透

一言蔽之:哑女爱上鱼人的成人童话

在讨论中,电影的剧情早被掀了个底儿掉,不过是哑女艾丽莎爱上了半人半鱼的怪兽,他们一起反抗白人霸权,最后结束于“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成人童话。

故事背景被设置为冷战时期,美苏太空争霸正如火如荼,所以美国政府的实验室里有苏联派遣的间谍;所以美军上校从南美带回神秘两栖生物,希望能从中提炼出制造生物武器的物质;所以影片的布景、道具、服装都大量采用蓝绿色,显得复古而唯美。

艾丽莎是实验室的清洁工,就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充满隔阂的境遇里,跟鱼人跨越物种相爱了。他们都不会说话,只能通过手语、食物、音乐和舞蹈,慢慢向彼此靠近。艾丽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清洁时的调皮舞蹈,隔着玻璃的温柔凝视,爱情就这么开始了。当得知上校要把鱼人活体解剖时,她义无反顾选择了救他,而且在苏联间谍、画家邻居和黑人女同事塞尔达的帮助下,奇迹般成功了……

这个电影不一样

男主真是怪物,你能想象一摸一手鳞片吗?

人兽恋不算新鲜,本质上跟梁山伯与祝英台跨越阶级贫富、罗密欧与朱丽叶跨越家族恩怨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因为导演一贯的恶趣味,让这个爱情童话染上了与童话截然相对的暗黑残酷气质。

我们之前看过的类似的故事里,美女爱上的野兽是被施咒的王子,一个吻就恢复英俊外貌;小美人鱼用声音换了人类的双腿,才出现在王子面前;白娘子修成人形后跟许仙成亲,偶尔一次现了原形就吓死了许仙,还得仙山盗草去救他。但托罗讲的是正儿八经的人兽恋,男主角半人半鱼,指间有蹼,身上有鳞,鳍鳃外露,他一口咬掉上校的两根手指,也会血淋淋地撕扯一只猫,因水土不服还会掉鳞,直到影片最后他也没有变成人类的样貌……

众所周知,托罗是有怪兽情结的导演。《刀锋战士Ⅱ》《地狱男爵》《潘神的迷宫》《环太平洋》《巨怪猎人》……在他的执导履历里,找不到没有怪兽的作品。据说,他的私人宅邸就是一座光怪陆离的怪物博物馆。

这样一位近乎偏执地热爱怪物的导演,当然不满足小清新的童话叙事。他不光让艾丽莎在精神上跟鱼人相知相惜,还安排了不少少儿不宜的镜头。

隔着屏幕都疼,没见过这么爱往人脸上招呼的导演

另外,一些体现导演恶趣味的血腥场面,也让人如坐针毡。当年看《潘神的迷宫》,印象最深的不是吃小孩的无眼怪,也不是半人半羊的农牧神,而是纳粹军官对着镜子自己缝合嘴上的伤口。看关云长一边谈笑风生下棋,一边刮骨疗毒,感受到的是英雄气概,但看托罗的电影只觉得不寒而栗。《水形物语》中也有隔着屏幕都让人感觉疼的镜头,比如上校把两根接回去的手指硬生生拔下来,以及拷问苏联间谍时,用手抠他嘴上的伤口。

没见过像托罗这样爱往人脸上招呼的导演,《潘神的迷宫》里纳粹军官先被人豁开嘴角,后来又脸上中枪。《水形物语》里苏联间谍也脸上中枪。

电影被定为R级,不喜欢的人觉得它得奖是“恶趣味的胜利”。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导演想通过这种极端化的镜头强化人物性格,不管是纳粹军官还是美军上校,都是在用外在的强悍凶残掩饰内心的虚弱。

在这个充满隐喻、处处伏笔的电影里,类似的细节还很多。比如影片全程都弥散着的湿漉漉的氛围,女主从河里被人捡起的人物设定,楼下空无一人的电影院、在台词里出现的着火的巧克力工厂、塞尔达喋喋不休的抱怨、背面写着“每日金句”的日历、电视里传出的声音、女主注目的红色高跟鞋……

你会爱上怪物吗

同理心这东西,相同经历的人更容易有

回到开头的话题,人为什么会爱上非我族类的怪物?

答案也很简单,在主流人群眼里,女主以及她的画家邻居、黑人女同事,也是怪物,是被排挤、歧视的群体。

电影里,一对黑人男女走进馅饼店,吧台空无一人但是他们不能坐。画家原本是受欢迎顾客,但当他表露出对店员的兴趣后,小伙子将他赶了出去。女主是孤儿,还不会说话,更是边缘人士。她在空如一人的走廊跳踢踏舞,跟画家以及塞尔达相处时,也是灵动活泼的,但面对外界时就会变得自卑、拘谨。

每个人都承受孤独,但被群体抛弃的孤独,跟伤春悲秋、无病呻吟不可同日而语。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人们为了被群体接受,甚至不惜变成恶魔。只有理解这种孤独,你才能理解艾丽莎为什么爱上鱼人。“当他看着我,他不会觉得我是不健全的,他看到我,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从艾丽莎请求画家帮忙救鱼人时“说”的话能看出来,他们在一起不只是边缘人士抱团取暖,而是理解、包容、接受,这让他们彼此的人生变得完整。《潘神的迷宫》中,小女孩问妈妈为什么嫁给纳粹军官,妈妈回答:“我孤独得太久。”除了没有遇人不淑,艾丽莎的心态应该跟她很相似吧?

怎样对待“跟我们不一样”这件事

你会爱上怪物吗?

可能不会,因为大多数人不敢活得跟别人不一样。

但当你也是别人眼中的怪物时呢?

在好莱坞,身为墨西哥人的托罗也是怪物一样的存在吧?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水形物语》说的是他作为一个移民的感受。

诚然,现在的社会比冷战时期宽容得多,文化很多元,但不同群体之间的鸿沟依然存在。

这或许是电影引起这么多共鸣的原因之一吧。据不完全统计,《水形物语》被提名了200多个奖项,获得近100个奖项。

本以为题材特殊不会被引进的它,有了“奥斯卡最佳电影”金光护体,如今也要在中国内地上映了。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去看,或者你不想看,有个问题都不妨思考一下——怎样对待“跟我们不一样”这件事。

像上校一样,“非我族类”就只能是驯服与被驯服的关系(片中他对艾丽莎的暧昧挑逗也是一种驯服)?还是跟艾丽莎一样,彼此理解、接纳不一样的对方?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