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4月16日

《天外之音》(10)我的小姨(上)

■作者:何玉茹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现在的时间是19点21分,我想象,那趟慢车已经缓缓启动了。我的小姨坐在硬卧车厢里,一脸兴奋的表情,由于兴奋那双大眼睛几乎年轻了四十岁。没错,小姨已经六十五岁了。她比我大了整整二十岁。

火车票是我去买的,送站也是我开的车,我本想存了车送她进站,她却坚持不让,说,求求你了,就让我自在会儿吧。

可是,刚把车调转头,我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小姨在施舍一个抱孩子的脏兮兮的女人,那摞宣传单已被她放在地上,她正从挎包里掏出她的钱包,女人巴巴地望着钱包。我看她拿给女人的是一张纸币,然后她装好钱包,拿起地上的宣传单,向进站口走去。

小姨梳了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跟年轻时的梳法一样,两条辫子背在脑后,被一条小手绢儿扎在一起。纯布面的小手绢儿已有很多年没卖的了,那是小姨缝做的,白底黄花,就像辫子上落了只黄色的大蝴蝶。她上身穿了件短款的夹克,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显得两条腿长长的。她的头发是全黑的,奇迹般地没一根白头发,从后面看,说她二三十岁也一点不夸张。

小姨的影子变得模糊起来,隐没进队伍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每次进站,小姨总是抱怨,坐个车还要验明身份,我们那会儿可从没有过。她总爱说“我们那会儿”,好像她那会儿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年代,可各种各样的不如意也多得很,她是把不如意统统删去,独剩了那点单纯了。

今年,小姨这么独自出行大约都有七八回了,开始是杨明送她,只送了两次,杨明就跟她吵翻了。后来的几回就都是我送了。杨明是小姨的女儿,外甥女比不得女儿,不好到吵翻的地步,但我心里的气也常一鼓一鼓的。

小姨去的是千里之外的一个县份,那县的名字很拗口,小姨只说“北边”。家人们都知道,“北边”有一群喜欢她的孩子,那群孩子需要她。家人们包括杨明和她的丈夫刘克,还有我的丈夫李行,还有大姨家的表姐洪雁,却都不大相信。对小姨的出行,我们和洪雁都一致地认为有点出格,首先,“北边”果真有那么一群孩子吗?大家还给小姨算了笔账,每月3300元,若每月去一次“北边”,除去来回的车票钱,除去住宿、吃饭的钱,再除去资助孩子们的钱(大家猜资助一定是有的),她的退休金也就差不多全交代了。

最着急的自然是杨明、刘克两口子了,因此他们很快就跟小姨吵翻了。他们在意的当然不仅是小姨的退休金,还有她来去的安全,他们一再表示要陪小姨一起去,小姨总是坚决拒绝,说他们会破坏她的感觉。杨明说,什么感觉,不过是为她更自由自在地做傻事吧!

小姨的确是有点傻的,从前有小姨父还好些,剩了她自个儿,杨明就担心得很。她说,在你们眼里,天下好像没一个好人,可我活一辈子了,还从没遇见一个坏人呢。杨明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都是老话儿了,还需要我来说给你听吗?小姨说,老话儿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话了,一防人就跟人远了,跟人一远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本文有删节)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