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5月14日
回访“汶川儿女班”毕业生听他们回忆在石家庄的点点滴滴——

“十年了,我很好”

“5·12”汶川地震至今已过去了十年,还记得地震发生后,河北外国语学院(当时叫石家庄外语翻译学院)院长孙建中从灾区带回的22名学生吗?

为了铭记,也为了纪念,记者近日采访了当年“汶川儿女班”的张清莲同学、王道宇同学和三岚同学,听他们回忆母校,表达感恩。

这3位同学只是“汶川儿女班”22位同学的缩影,就像王道宇在和孙建中院长视频时说到的那样,地震无情人有情,地震是灾难,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新生。“十年前的那一场灾难,虽然带给我们创伤,但更淬炼着我们坚韧不拔的意志,考验着人间真情。”

每年“5·12”这个特殊的日子,“汶川儿女班”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会在孙建中院长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他们当年幼小的身影,稚嫩的脸庞以及他们谈梦想、谈未来时嘴角上扬的神态,似乎都历历在目。五年学习时光转眼间过去,如今,他们都有了各自幸福的归宿,有的继续深造,有的出国工作,有的回到家乡,有的留在石家庄。他们用行动告诉母校:十年了,我很好。

孙院长也祝愿这些孩子能越来越好。这不仅是他的期待,也是全社会对这群孩子的衷心祝愿。

故事一

红旗南大街有他们青春的印记

张清莲毕业后回到家乡,成为一名银行职员,今年年底就要步入婚姻殿堂。

张清莲15岁从家乡绵阳来到石家庄,在石的五年,她结识了很多兄弟姐妹,令她最难忘的还是张解放老师。

张老师在担任辅导员时已到了退休的年纪,但为了这群孩子,张老师延迟一年才退休。张老师对待他们就像亲生孩子,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我们都有张老师的微信,节假日都会问候他,很想她,她永远是我们的妈妈老师”。

张清莲说,在家乡吃饭是离不开辣椒的,当初刚到石家庄时,尝到宫保鸡丁盖饭都是放糖的,很不习惯,后来才慢慢适应。五年时光,她早已把石家庄当成第二故乡。校门口卖热干面的小推车、学校爱心之城的纪念碑都是她无法磨灭的回忆。

在这些同学的记忆里,红旗南大街汇丰西路29号有他们共同的青春印记。

故事二

在学校的五年学到了感恩

王道宇大学毕业后去了非洲,如今在喀麦隆担任翻译。

事业一路上升的他找到了自己人生努力的方向。他告诉记者,当时刚到学校的时候,学校为他们都找了爱心家庭,在爱心家庭里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每到周六日,叔叔阿姨都会为他准备好吃的,平时也会和爱心家庭的弟弟妹妹一起玩,走亲访友。

有一次,叔叔阿姨带他回老家,当时他自己一个人去理发店理发,在和店里的小哥哥聊天中谈到自己是四川人,因地震来河北上学。结账时,小哥哥告诉他不用付钱了,他已付过了。王道宇说,事情虽小,但那一刻他真心感受到了石家庄人对他无私的爱,他真切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用一颗成熟的心去面对社会,用一颗感恩的心去回报社会。”这是王道宇一直对自己说的话,也是他在学校这五年悟到的人生哲理。

故事三

没有那五年就没有现在的一切

藏族女孩三岚从美国回来后在成都的一家国企工作。

提到在石家庄上学的时光,她动情地说:“当时如果没有去母校,我是没有办法出国的,也没有现在的一切。当初在学校时特别喜欢英语,但从不敢张口说,包括普通话也是。当时学校的老师、同学一直鼓励我,帮助我,然后性格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开朗,最后在毕业时过关斩将拿到交换生的名额。”

三岚告诉记者,离校后每年一到5月12日这一天,她都会联系学校的老师同学道谢。在她心里,早已把母校当成自己的家,把老师和同学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她说,有机会一定回母校看看。

新闻链接

“汶川儿女班”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后,河北外国语学院(当时叫石家庄外语翻译学院)院长孙建中一行6人亲赴灾区为兄弟院校奉送捐款,并慰问了部分受灾学生。在灾区期间,孙院长了解到,地震后,德阳全市70%的校舍垮塌或成危房,几十万学生没有教室读书,4万余学生因无家可归及其他原因留在学校,数以千计的学生成为孤儿。

针对这种情况,结合学院实际,经与德阳市教育局领导协商,孙院长决定:拟资助30名灾区年龄较大孤儿来院就读,组建学校的“汶川儿女班”,并为30名孤儿注册五年一贯制大专学籍。

在河北省政府和省教育厅的大力支持下,学校通过一个月的艰难寻找,找到了22名在地震中父母双亡的子女,或因公殉职的英烈和教师子女,以及父母一方遇难另一方丧失劳动能力、无法供养学生继续读书的家庭子女来院就读。学院除承担他们学习期间的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每年春节假前还会给他们发放1000元过节费。 ■文/本报实习记者李梦颖

■供图/河北外国语学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