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5月16日
万米高空风挡玻璃突然破裂,舱内失压、温度骤降、仪器毁坏、物品乱飞、噪音干扰——

川航奇迹备降牛在哪儿?

5月14日,近万米高空,飞行中的航班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裂,副驾驶的身体一半飞出窗外。由于失压,驾驶舱内气温迅速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大多数仪表都已失灵,舱内物品乱飞……危急时刻,机组成员靠目视和手动操作,成功实现了被业内人士肯定为“史诗级”“世界级”的奇迹备降。

昨日(5月15日)下午,中国民用航空局举行四川航空3U8633航班风挡玻璃空中爆裂事件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这起事件的调查结果:川航3U8633航班机组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反映出高超的技术水平和职业素养;脱落的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完全无法预料的空中突发事件。整个过程中,3U8633航班驾驶舱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根据机组人员和乘客的讲述以及媒体报道,我们还原这“惊心动魄40分钟”。

突发 风挡玻璃爆裂副驾驶身体半挂窗外

据报道,川航3U8633于5月14日6时26分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原计划飞行1620公里,于8时55分抵达西藏拉萨贡嘎机场。当时,飞机上有119名乘客。

这是一条高原航线。14日7时刚过,飞机爬升到9900米高空,在距四川成都约150公里处,驾驶舱突然发出一声“轰”地巨响,一块风挡玻璃突然爆裂,舱内开始失压。

资料显示,3U8633机型是空客A319,机龄6年10个月,航程可达7200公里,满舱能载136名乘客。

风挡玻璃爆裂后,副驾驶徐瑞辰的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业内人士推测,当时飞机时速在八九百公里,此时驾驶舱面临着多重考验。

首先,瞬间失压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其次,舱内温度降至零下40℃左右,极度严寒会造成人体冻伤;再次,因为风挡玻璃破裂,驾驶舱内物品乱飞,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飞机震动非常大,驾驶员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一名有长期驾机经验的机长受访时介绍,“人在近万米高空,有知觉的时间是20秒左右。”超过20秒,脑缺氧可能造成头晕、呕吐、记忆力衰退等。

这一切考验着驾驶舱。飞行了该航线100次的机长刘传健,在氧气面罩自动脱落后,凭自身经验靠手动控制和目视,抑制住身体发出的巨大抖动,手动操纵方向杆,控制飞机进行紧急下降和减速,同时向塔台发出7700紧急指令。这个指令的挂出表示遇到紧急状况,比如机械故障或有机上人员突发疾病等。

迫降 40分钟从近万米高空降落成都机场

所幸,成都上空万里无云,极高的能见度帮助了3U8633航班。

随后,3U8633航班从9900米高空紧急下降到约7300米,再从7300米高空下降。与此同时,驾驶舱释压,驾驶座的氧气面罩自动脱落,机长、副驾驶的缺氧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由于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释压、降温没有对旅客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最终,3U8633航班平安备降成都双流机场。微博图片显示,当班机长被抬出后,其左手已经冻伤发紫。

对于没有直接下降的原因,刘传健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飞机和机上人员的伤害。”

整个备降过程中,成都双流机场空管部门也在积极行动——收到3U8633航班发出的7700紧急指令约十分钟后,空管部门与3U8633航班突然失联。空管部门立即对该航班展开信号“盲发”,及时告知航班位置、飞行高度等信息。空管部门还向同一航路上各航班发送指令,要求注意避让,为备降航班开启空中绿色通道。半个多小时后,航班顺利备降。

14日20时30分左右,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川航3U8633航班机组亮相,机长及机组人员向前来看望的相关负责人汇报了事故发生和处置过程。“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刘传健说,当时副驾驶的制服已被严寒的强风撕成一缕一缕的。“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机组成员是我最好的帮手,非常感谢他们。”

从7时刚过发出7700紧急指令,到7时42分安全落地,在“惊魂40分钟”内,刘传健带领机组,完成了一次“史诗级”的紧急备降。

而对于网上“着陆后飞机爆胎”的传言,刘传健也给出了否认的答案:“没有的事。因为飞机超重,并且反推设备不能工作,因此比正常滑行距离要长,轮胎摩擦更久,导致温度过高,然后轮胎自动瘪气——这是一个保护,不是爆胎。”

刘传健同时认为,此次排除险情得益于平时好的基础训练,才能到危急的时候,较好地处理各种情况。

乘客“那时候什么都不晓得,吓死了”

来自四川航空的通报显示,机长刘传健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副驾驶皮肤擦伤,一名乘务人员腰部受伤。此次航班故障备降中,共29名旅客感觉不适。经初步检查,感觉不适乘客中一人因腰伤收治入院,一人皮肤擦伤。其余27名就诊乘客未见明显异常。

14日14时05分,除了部分选择放弃继续飞行的乘客,3U8633航班的50余名乘客改签3U8695航班飞抵拉萨。至此,遭遇此次高空危机的众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有机上乘客事后回忆道,“当时正值空姐在派餐,那几秒飞机就像失去动力一样,很颠簸,我也有失重的感觉。乘务员叫我们系好安全带,用上氧气面罩。”“当时很多乘客在哭。”

这名乘客回忆,当时机务人员大声喊,“相信我们,有能力、有信心处理好。”

一则微博视频显示,该航班一名乘客在成都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受访时,因为头晕半晌说不出话。她表示,“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晓得了,吓死了。”

这一幕让人感到似曾相识。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5390班机在爬升到5300米高空时,驾驶室一块风挡玻璃突然飞脱,机身立即在高空失压,并将机长吸出机外。凭着副机师的努力,22分钟后,航机安全降落于南安普敦。机上87人全部生还,正机长也奇迹般生还。后来,该事故被录入纪录片《空中浩劫》第二季。

有网友评价,“相比5390班机是在5300米遇到风挡玻璃破裂,3U8633航班是从近万米的高空遭遇这一切,并顺利备降,这堪称‘世界级’迫降奇迹。”

调查 脱落的风挡玻璃事发前没故障记录

据了解,民航西南局、四川监管局于事发当天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调查。

对于该次事件,空客中国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已指派专门的技术团队,为由中国民用航空局主导的事件调查提供任何必要的支持。

据了解,此次遭遇风挡玻璃问题的飞机编号B-6419,是2011年7月26日首次交付给川航的。那么,近7年的服役期会是A319风挡玻璃出问题的导火索吗?对此,《航空知识杂志》副主编王亚楠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表示,A319是A320的缩短型,是320家族中最小的,平时可能乘坐的机会较少。“老化肯定是个问题,但一般来说,风挡老化不会突然破裂,在使用年限里没有制造缺陷,没有外来损伤,不会破裂。”

此次川航事件也给航空安全敲响了警钟,王亚楠认为,相关部门务必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才行。长时间安全运行并不意味着一点安全隐患没有,“从统计学上来说,当隐患爆发的次数和密度足够多的时候,就需要足够重视,比如进行详细调查,查看破损原因,以此来保证现在A320机队的安全运行。”

5月15日凌晨,川航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说:14日,川航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机组按照标准程序应急处置,航班于当日7时42分安全落地。备降后,川航工作人员协助旅客做好航班改签、送医就诊等相关工作。川航向该航班全体旅客深表歉意,感谢旅客的理解和包容。

15日下午,中国民用航空局举行新闻发布会,重点通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风挡玻璃空中爆裂事件。发言人介绍,3U8633航班机组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反映出高超的技术水平和职业素养。

发言人说,3U8633航班的机型为空客A319,该机于2011年7月26日以新机形式加入川航运营,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

■文/新华社、央视、央广、《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

《法制晚报》、《羊城晚报》

■供图/新华社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