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5月16日
梅花奖得主齐爱云领衔的秦腔《焚香记》18日将在石家庄上演——

走出老掉牙的刻板印象戏曲原来这么时尚!

浓墨重彩、方寸舞台、咿咿呀呀、慢条斯理……很多人对戏曲的印象还停留在这个刻板的层面,也因此对看戏这种事望而却步。其实,戏曲也可以很时尚、很现代、很美!5月18、19日,由秦腔名旦齐爱云主演的《焚香记》将在石家庄大剧院上演,荡气回肠的声腔、水涌山叠的水袖、融合了现代爱情观念的跌宕故事,一定会带给大家不一样的观演体验。

不一样的“捉王魁”,更侧重展示人物内心

秦腔,属于三秦大地的声音,据说起于西周,成熟于秦,是中国西北最为古老的戏剧。《焚香记》是秦腔经典之作,讲的是痴情女敫桂英与负心汉王魁的故事:为葬父卖身为妓的敫桂英,救了落魄举子王魁,一片痴情相付。结果王魁上京赶考,高中后毁约另娶。敫桂英悲愤哭诉,自缢身亡,死后得海神恩准与判官同往京城捉拿王魁。

这个故事广为流传,成为多个剧种的保留剧目,其中唱做并重的《打神告庙》《引路》以及感情浓烈的《情探活捉》都是常演不衰的经典。以往的版本中,都以负心和死报为主题,而秦腔《焚香记》不同,它不追求快意恩仇,而是更清晰地展示敫桂英的内心世界,让观众去感受为何她死后仍要苦苦追问。

梅花奖得主、秦腔四大名旦之一的齐爱云饰演敫桂英。在她看来,敫桂英并不是一心复仇,她成为不愿离去的灵魂,都是为了一个“爱”字。齐爱云说:“桂英要看看王魁是受到外界影响,还是发自内心的要背叛她。如果王魁是受到身外的干扰而背叛了,她情愿选择饶过他。”

因为不幸的身世,让桂英不敢确定王魁对她的爱,所以她拉着王魁在海神庙盟誓。因为无法放下对王魁的爱,她心虽伤情仍重,千里追寻,只为亲口听一听他的回答。秦腔《焚香记》也给了敫桂英一个不同以往的、具有“喜剧”色彩的结局。晓鸡啼鸣,桂英醒来一切如故,昨日种种究竟是真是幻,王魁负义又是真还是假,又有什么意义?

九尺水袖收放自如,美得令人叹为观止

除了唱腔动人,《焚香记》还有大量水袖、彩绸、圆场、下腰、卧鱼等做工戏。齐爱云戏路宽广、文武兼备、唱做并举,《焚香记》可以说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尤其是她擅长的水袖功,在剧中有精彩展示。

水袖是戏曲表演里浓墨重彩的一笔,是细细心思、袅袅心事的延长外放。水袖可以或多情缱绻,也可以哀怨堪怜;可以喜难自禁,也能悲愤撼天!齐爱云的水袖自是佼佼,不仅在于她把那长长水袖用得服帖自然,更在于她能舞出层次,舞出真情实感!《打神告庙》一折,被抛弃的敫桂英哭告无门,绝望透顶,将满腔凄婉、悲愤、哀怨、痛苦、绝望尽数凝于水袖,做出打神之举。那飞舞的水袖,疾时如风驰电掣,缓时若浮萍游荡,收放自如,出神入化。她在海神面前,双旋之后换为单旋,随即360度的转身,人动水袖不动,令人叹为观止。《引路》中,齐爱云用九尺水袖来表现敫桂英游魂的飘荡和幽怨,似利剑的“冲袖”,似流水的“风搅雪袖”,似白云飘浮的“慢抛袖”,似大漠孤烟直的“托袖”,招招至情至美。

在长长水袖的抛甩抓转之间,人物的感情变化和性格发展被表现得层次分明,不仅给人绝美的体验,还令人感动。

为年轻观众,做更时尚和另类的戏曲演出

《焚香记》是石家庄大剧院本季“南腔北调”系列中的一场,这是基于石家庄戏曲观众广泛、群众基础深厚,特别增加的一个演出系列。除《焚香记》外,改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昆剧《醉心花》也将于6月22日上演。该剧同样青春时尚,优秀青年演员施夏明、单雯分别饰演男女主角姬灿和嬴令,看剧照令人联系到青春版《牡丹亭》。

深圳聚橙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石家庄大剧院总经理杨百祥告诉记者,在这个系列中,剧院有意引进一些不同于传统戏曲的演出,为的是吸引更多年轻的观众来关注戏曲。

“我们也在反思,戏曲真的离年轻人很远吗?”杨百祥说,“去年引进的王珮瑜老师两场演出,一票难求,买票进剧场的大多都是年轻人。河北是戏曲大省,石家庄是很好的戏曲码头,我们也在琢磨,怎么做一些不同于别人的事情。”

所以,石家庄大剧院在引进的戏曲演出的时候,节目定位、观众圈层、服务和宣推的理念也有别于传统演出。“我们还是希望,更多为年轻的戏迷做一些事情。”杨百祥告诉记者,“做年轻态和粉丝经济的演出,做更时尚和另类一些的演出。”

所以在《焚香记》的演出海报上,你看不到“才子佳人”的传统表述,而是更为年轻人喜欢的“人鬼情未了”这种现代爱情叙事。《醉心花》也是,两位主演在年轻观众中很有号召力,2015年他们去马来西亚演出时,当地很多观众都像粉丝追星一样捧场。

不光看演出,还让你体验戏剧的每个环节

在全国,年轻戏曲观众都处在一种流失的状态,杨百祥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让古老的戏曲不断往下传承。央视主播赵普辞职后,致力于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他说“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就是最好的传承”。对于戏曲来说也是如此,大家买票来看就是最好的保护,欣赏传播就是最好的传承。

音乐剧、歌剧、话剧是舶来品,但戏曲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我们自己的东西。只是现在很多年轻观众对戏曲的了解少之又少,他们不知道靠是怎么扎的、头是怎么勒的,那些程式化的动作都代表了什么。为了让大家喜欢戏曲、看懂戏曲,《焚香记》和《醉心花》的都将安排演前导赏环节。

在杨百祥看来,戏剧体验也是观演的一部分。所谓戏剧体验就是,你在演出前听一场相关的讲座;跟大师面对面;到后台参观,看一下演员怎么化妆;演出结束后跟演员合影留念,购买签名光盘……“演出不仅仅是那两个小时的事儿,我们提倡,尽量拉长每场演出的体验链条,你不光来看演出,而是来体验戏剧的每一个环节。如果有可能的话,生产制作的环节我们也希望你去体验。”

虽然做这些对于剧院来说,要产生额外的费用,但杨百祥表示,艺术的东西不能直接用物质去交换,得算“大账”。“8个月前大剧院刚开张的时候,很多人说,你这样干不了多长时间,你们票好贵……但逐步做过来,我们觉得还可以。”杨百祥说,“省会城市还是有它应有的素质、应有的人口基数、应有的市场需求,这些都是我们所看重的。我们也在赔钱,但是我们不怕,我们相信未来市场是会好的。”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供图/石家庄大剧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