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5月16日

《天外之音》(27)到一棵柳胡同去(下)

作者:何玉茹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秋月买了老王的两样青菜,买了田嫂的一块豆腐,便往卖面条的小李那里去了。老远地,小李那边就喊上了,大姐啊,正等你呢!秋月冲那边笑笑,脚下仍不紧不慢的。小李正双手按了擀面杖,推一推倒两倒的,舞蹈似的忙碌着。

秋月说,看小李打扮的,愈来洋味儿愈足了。小李说,大姐又骂我了。秋月说,好好的黑头发,干吗要染成黄头发呢?小李说,大姐说句话,要说黄头发不好看,今儿晚上我就让它变成黑的。秋月说,千万别,把你的女朋友变没了,我可担待不起。小李说,没关系,她不爱我还有大姐爱我,我怕什么。

秋月笑,旁边的老太太也笑。

一会儿,秋月回到家里,正要起身进厨房做饭时,门铃忽然响了,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竟是卖面条的小李!

秋月惊奇道,你怎么来了?小李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的事,我都……都知道了。秋月叹口气说,既然来了,就在这儿尝尝你的手擀面吧。小李喜出望外,以往的从容很快恢复了,说,好家伙,以为会赶我出门呢,要真被赶出去,我出门就撞汽车去。秋月这才笑道,你呀,什么时候才有个正形啊。

小李却猛地抓住秋月的手说,我说的可是真话,女朋友我都见过一打了,没一个看上的,我就知道,只要你在,任何人都不会走进我的心了。秋月抽出手说,胡说什么,我都可以做你的阿姨了。小李再次抓住秋月的手说,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在我眼里,你是最年轻漂亮的。

这时候,电话铃忽然响起来,秋月急忙脱身去接电话。是女儿打来的,告诉她,中午不能回来了。放下电话,小李又要靠近,秋月挡了他说,你让我想想,孩子不回来,做饭就不着急了,我要好好想想。秋月背对了小李,真的在想什么一样。其实她脑子里乱极了,理不出一点头绪,她只不过在躲避小李,同时也在躲避自己。

秋月前面的墙上有一只石英钟,时针已快接近12点了,秋月想丈夫这时候还没回来,一定是又在一棵柳胡同里吃饭了。最近他总是说也不说一声就不回来吃饭,她也不去问他,只是一趟一趟地往一棵柳胡同跑。她对那个锈迹斑斑的铁门已是相当熟悉了,但她从没敢推开过。

黑色的时针已经压在12上了,秋月忽然有些赌气地想,要是再过一分钟他仍不回来,她就答应小李做他想做的事情。

秒针嗒嗒嗒嗒地走着,一分钟推又一分钟的,五六分钟就过去了,她便忽然意识到,她是不可能答应小李做什么了。小李呢,大约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跑到厨房,又是洗菜又是打卤的,竟是自个儿先忙活起来了。

秋月听到声音,转身望去,发现厨房里的小李显得矮了许多,丈夫在厨房的时候,头顶是和墙上橱柜的拉手比齐的,而小李的头顶远在拉手以下。

秋月也到厨房去了,和小李一起忙碌着。小李在菜市场上是伶俐、潇洒的,在厨房却有些毛手毛脚,黄瓜皮子没削就切成丝了,黄豆煮得只适合没牙的老太太吃。一切都不合她和老刘吃面条的习惯。

两人吃着饭,小李问秋月,怎么样,想好了吗?秋月说,没想好。小李说,什么时候才能想好呢?秋月说,不知道。小李说,你还犹豫什么?秋月说,不是犹豫,是害怕。小李说,害怕什么?秋月说,害怕……害怕做一种梦。小李说,什么梦?秋月想着梦里那个没着没落、跑来跑去的自己,苦笑笑,说,你不会懂的。

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闷,尽管两人都极力地找话说。吃完饭,秋月不容分说地将小李送出了门。小李往菜市场走,她则往另外的方向走。小李问她去哪里,她说去一棵柳。小李问她去一棵柳干什么,她说,不知道。小李说,不知道干什么最好别去。她说,我也这么劝自个儿,可是没用。小李走了一段路,回头去望,见秋月在一个街头拐角处一闪就不见了。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本文有删节)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