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7月06日

这场婚礼新娘身边没有新郎

婚礼前夕新郎腰椎骨折,新娘不离不弃,两人举办视频婚礼感动众人

7月2日,一场隆重的婚礼在沧州河间市一家酒店举行。然而,和平常婚礼不一样的是,挽着新娘手的不是新郎而是新娘的弟弟。

自从决定结婚,白冰霜和尚宇亮就对婚礼充满期待。没想到婚礼前夕一场意外,尚宇亮摔伤了腰椎。医生说手术有风险,可能会导致瘫痪,可是白冰霜还是决定嫁给他,婚礼如期举行。

婚礼采用直播的方式举行,新郎在病房、新娘在酒店,对着摄像机、看着大屏幕,他们完成了婚礼。参加婚礼的亲属、朋友无不被小两口的深情感动得泪流满面。

相识相知

他不完美可她觉得一起生活也挺好

27岁的白冰霜一点都没想到自己的婚礼会出现这么“特别”的情况,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和尚宇亮一路走过来都太过平淡了,没想到在婚礼上“刺激”了一把。

2017年10月,两个人经过一位阿姨介绍认识,第一次见面就在阿姨工作的家具城。白冰霜说,自己第一眼并没有看上他:不够高,皮肤太黑,还是单眼皮。

当天在下雨,尚宇亮开车送白冰霜回家,停车的地点偏偏是个小水坑。“我那会一边踩着水下车一边就想:‘这人真不行’。”

后来,两人又见了一次面,在饭桌上,尚宇亮滔滔不绝,坐在对面的白冰霜插不上话,觉得有点尴尬。

她觉得两人不合适,提出不要再见面。一位朋友劝白冰霜,只见面两次,还没有深入接触,不要过早下结论。考虑再三,白冰霜决定和尚宇亮再接触试试。

时间长了,白冰霜觉得尚宇亮缺点太多:不够浪漫,从来不会哄自己开心,自己生气闹别扭一个星期他竟然都没有发现。但也不是什么优点都没有,比如人很稳当踏实,对工作很认真,每天努力拼搏,最大的梦想就是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而且,白冰霜突然发现,自己和尚宇亮的相处模式越来越有“老夫老妻”的感觉,似乎和他一起生活也挺好。

意外突发

婚礼前夕新郎挂红灯笼时摔伤腰椎

白冰霜说,两个人并没有仪式感很强的求婚,像是理所当然,渐渐开始谈论结婚的事;然后在今年5月1日,双方父母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就算订婚了。接下来,两人开始筹备婚礼的事。

本想在5月20日领证,无奈赶上周末,两人在5月18日正式成为被法律认可的夫妻。对于没赶上特殊意义的日子,白冰霜安慰自己,“五一八”——“我要发”。

婚礼时间定在7月2日,婚礼前,尚宇亮回了老家河间市米各庄镇前于村装饰房子。白冰霜也抓紧完成在医院的工作,请好了假准备去杭州度蜜月,她没想到意外突然发生了。

6月28日下午,白冰霜接到了尚宇亮妈妈的电话。“他妈妈在那边哭着,信号也不行听不清,我就听见她说,小白啊,他从房上摔下来了!”白冰霜说自己一下子就懵了。

赶紧找车往那边赶,又去了医院。在路上,白冰霜听说,尚宇亮是为了在房顶上挂红灯笼,从梯子上摔下来的。

在医院,医生说尚宇亮腰椎压缩性骨折,需要进行手术,并且手术有风险,有瘫痪的可能。

6月29日,手术进行,坐在手术室外,白冰霜的脑子还是乱的。父母和亲戚都来劝她,要慎重考虑,婚礼是不是还要进行。尚宇亮的父母也说,她还年轻如果退婚他们也能理解。可是白冰霜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千万不能有事!

不离不弃

毫不动摇她毅然决定如期举行婚礼

手术很成功,医生说,近期尚宇亮需要完全静卧修养,之后需要一些时间做康复训练,以后也尽量不要干重体力活儿了。

医生还嘱咐不能让麻醉还没过的尚宇亮一直睡,白冰霜就在他旁边一直说话。看他对自己说话都没反应了,她就使出杀手锏——挠痒痒。

当天下午,尚宇亮醒了过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守候在一旁的白冰霜。“你醒啦。”面对白冰霜的话,他还不能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此时,白冰霜的父母对于他们的婚事还有些“反对”,他们心疼女儿,怕女儿以后吃苦。可白冰霜“固执”得很,她就认准了这个人,决心不离不弃。“出事以来我都没想到过这个问题(退婚),心一直是悬着的,只想着他快好起来。婚礼不能延迟,继续办。哪怕他以后真站不起来了,我用轮椅推着他。”白冰霜发动了亲戚,让他们帮忙劝父母。亲戚的轮番劝说,再加上女儿表现出的坚决,最终他们点头了。

6月30日晚上,白冰霜再次出现在病房,其他亲戚朋友都出去了,她走近尚宇亮,他抱着她一下子哭出来。“觉得可委屈了,摔下来以后脑子是清楚的,两条腿一点知觉都没有。在救护车上我就想,要是我瘫痪了我绝不拖累她,马上办离婚。那天晚上她回来告诉我,我回来了,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尚宇亮说。

婚礼现场

直播婚礼小两口深情引无数人泪奔

接到婚礼如期举行的消息,策划人周长青非常惊讶,接下来,怎么举办就成了难题。经过考虑,他和小两口决定通过直播进行婚礼。“一开始他们想要在医院办了仪式再去酒店。但是商量了一下不可行,要省略很多环节。最后决定用直播,这样双方还是可以交流的,消息传出去,很多媒体平台都联系到我们,想要提供帮助,这样实现起来更加容易了。”周长青说。

摄像老师先是给尚宇亮在病房拍了一段视频,以防万一当天设备出现问题直播不能顺利进行。在拍摄之前,尚宇亮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哭。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没哭,反倒是把摄像老师感动得抹泪。“他还劝摄像老师,你们别哭啊,我这儿还忍着呢。”白冰霜笑道。

7月2日一早,尚宇亮的表哥代替他接上新娘到达酒店。然后,白冰霜挽上弟弟的胳膊,款款走进会场,此时有些人还不知道新郎出意外,现在人在医院。

机器架好,会场的大屏幕亮起,显现出尚宇亮身穿喜服,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大家才知道这场婚礼竟是要用直播的方式进行。

直播那一头,尚宇亮向白冰霜深情表白“我爱你”。他向妻子道歉,在这个重要的时刻自己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出现。

现场用白冰霜的说法就是“哭倒了一片”。“我弟弟从放开我就在角落偷偷抹泪,我的姐妹们也在哭,双方父母就更不用说了,全程哭得眼睛都是肿的。我一直在绷着,司仪说不能哭,那边会看见的。”白冰霜说。

在代替尚宇亮领改口费的时,妈妈站起身来拥抱她,听着妈妈的哭声,她忽然就绷不住了。她觉得委屈,期待多年的婚礼,竟然就这样进行了,此时丈夫还在病床上忍受疼痛。

最大愿望

不求别的只希望丈夫以后没事就好

脱下婚纱,她带着妈妈煮的象征“和和美美”的饺子赶到医院,和尚宇亮一起吃了饺子。晚上她还要赶回家,因为按照当地习俗,新婚第一晚婚床不能空着。早上醒了,她又奔往医院。

因为尚宇亮没在婚礼现场,就省略了交换婚戒的环节。她把婚戒带到了医院,向尚宇亮撒娇:“你还没有给我戴戒指呢。”闻言,尚宇亮拿起戒指,戴到了妻子的无名指上。“以前亲戚朋友的婚礼去过很多了,到了自己的婚礼反倒去不了了,非常非常非常遗憾!觉得自己还挺倒霉的,在婚礼前出现这种事。在病床上我就想,哪怕是坐轮椅呢,我也要去现场,可是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对于妻子,他觉得很内疚,人生唯一一次婚礼,自己缺席。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康复以后再补给她一次婚礼。

现在,蜜月也没法进行了,但是白冰霜说没关系,旅行可以以后再补上。“现在他恢复得非常好,虽然康复可能用时间会有点长,但是他以后没事就好,我不求别的。”

■文/本报记者张曲波通讯员白永志

■供图/白冰霜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