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8月10日
19年前唐山迁西县新集村的廖海军被指杀害同村两女童、其父母被指包庇,三人皆获刑——

唐山廖海军案重审一家三口改判无罪

昨日(8月9日)上午,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廖海军故意杀人,廖友、黄玉秀包庇再审发回重审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当庭宣判廖海军无罪,廖友、黄玉秀无罪。

宣判后,廖海军的辩护律师受访时表示,下一步,将代表廖海军一家三口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此前一天,廖海军受访时曾表示,如果被判无罪,除了申请国家赔偿,还要求依法追究制造冤案相关人员的责任。

现场

廖海军宣判结束后给父母遗像磕头

19年前,唐山迁西县新集村的廖海军被认为杀害同村两名女童,被判无期徒刑;其父母也因包庇罪获刑。2009年,最高法撤销原审判决;2010年,廖海军出狱,至此他已服刑11年。

2016年5月份,唐山中院对该案开庭重审。但从那次开庭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法院一直未宣判。

昨日,唐山中院对原审被告人廖海军故意杀人,廖友、黄玉秀包庇再审发回重审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原审审理查明,1999年1月17日12时许,廖海军在家中将被害人陆甲(女,殁年9岁)和被害人陆乙(女,殁年9岁)杀害,并在其父廖友、其母黄玉秀协助下将两名被害人的尸体抛入唐山市迁西县新集村村外一废井内。原审判决:廖海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廖友、黄玉秀犯包庇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唐山中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廖海军犯故意杀人罪,原审被告人廖友、黄玉秀犯包庇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唐山中院昨日当庭宣判廖海军无罪,廖友、黄玉秀无罪。

宣判后,廖海军在律师陪同下走出法院后,拿出了父母的遗像,摆放在地上,向遗像磕头,告诉父母全家都已经无罪了。

廖海军的辩护律师李长青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目前廖海军一家三口都已经被宣告无罪的情况,由他本人和王飞律师组成的工作团队将展开下一步的工作,代表廖海军一家三口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解读

为何廖海军被控犯故意杀人罪不能成立

宣判结束后,唐山中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廖海军案回答了记者提问。

在被问及“廖海军案启动重审程序后,为什么历时9年才宣判”时,该负责人表示,廖海军案进入重审程序后,唐山中院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和严肃认真的态度,严格贯彻疑罪从无的现代司法理念,坚持证据裁判原则,本着对事实、对法律、对当事人高度负责的精神,对本案全部证据进行了认真的归纳、整理、分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意见和律师的辩护意见反复审查;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对本案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予以评价、论证。由于该案案情重大、疑难、复杂,涉案证据材料繁多且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据审核认定比较复杂,整体难度较大,故审理周期较长。

在回答记者有关“再审判决廖海军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依据是什么”的提问时,该负责人表示,经综合评价分析,原审被告人廖海军作案动机不明,有无作案时间、抛尸时间不明;廖海军供述的作案凶器铁管未提取,所提取的菜刀未做鉴定;关于廖家东屋门下缘提取的血迹鉴定结论不具有唯一性,认定是被害人血迹的依据不足。原审被告人廖海军的供述前后矛盾,且与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其他证据之间的矛盾也不能得到合理排除或解释,各证据之间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明原审被告人有罪的证明体系,未达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故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廖海军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廖海军犯故意杀人罪不能成立。

唐山中院将调查是否存在违法审判

在被问及“再审宣判无罪后,廖海军能否获得国家赔偿”时,该负责人表示,再审宣判后,唐山中院已告知廖海军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可以依法提起国家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廖海军如果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申请后,唐山中院将根据其申请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并依照有关法律规定,依法作出赔偿决定。”

8月8日,廖海军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提出国家赔偿申请的同时,也会要求有关部门依法追究制造这起案件的个别司法人员的责任,包括追究对其全家暴力取证的警务人员的刑事责任以及相关检察机关和审判的渎职责任。

昨日,唐山中院有关部门负责人答问时就被问道:对该案如何追责?

对此,该负责人表示,唐山中院将汲取此案深刻教训,并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及时展开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将对相关责任人员依据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对话

狱中坚持申诉得知被释放时蒙了

在廖海军案宣判前一天——8月8日,《法制晚报》记者独家对话了廖海军。

廖海军透露,他刚入狱时一直坚持申诉,但申诉都石沉大海。“时间长了,我就不想申诉的事情了。”

廖海军说,在监狱里感觉一天天过得特别快,“2010年,我就出狱了——当时我正在干活,突然管教喊我收拾东西,让我走。我当时以为是申诉起了作用,要把我重新关回看守所,就收拾了很多看守所里需要用的东西。我正收拾呢,管教就问我‘你要这些干吗?你妈在监狱门口接你呢。’我当时脑袋就像被炸了一样,蒙了,整个人是麻木的。”廖海军回忆说,“当时我就像个机器人,被管教带着到了监狱大门外。直到看见我妈,我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我被释放了……到现在,我还经常梦见监狱。”

得到国家赔偿款后打算买个房子

据了解,廖海军在1999年被判刑时年仅17岁。

在被问及“得到国家赔偿款后,你打算怎么用这笔钱弥补这么多年的损失”的问题时,廖海军说:“给我女儿一个家。现在我们一家住在我丈母娘家,很拥挤。我打算买个房子,让我女儿生活得舒服些,然后把剩下的钱给我女儿攒起来,将来她要上学、工作、嫁人,都要用钱的。”

据悉,2004年,廖海军的父母先后服刑期满被释放,从走出监狱开始,夫妇俩就走上了申诉的道路。2010年12月2日,廖海军的父亲廖友因病去世;今年7月16日中午,廖海军的母亲黄玉秀因病离世,弥留之际她遗憾没能等到自己和儿子案件的再审判决。

8月8日,在回答记者有关“你的妻子和女儿不陪你到唐山参加庭审吗”的问题时,廖海军透露,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在秦皇岛市北戴河的家里等候。“我将带着我父母的遗像一起到法院。当年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在法庭上蒙冤。当宣告我们无罪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还要在一起。”

■文/《法制晚报》■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