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9月14日

一座大剧院改变一座城

从中国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拉开的开幕季演出,到首届粉丝节暨周年演出季的开启,弹指一挥间,石家庄大剧院已正式开业一年。

短短的365天时间里,虽尚不能培育出生态成熟的演出市场,但这一年来,石家庄大剧院给石家庄这座城市带来的变化,却是显而易见。

■伦敦西区原版的《猫》也登陆省城■《焚香记》的水袖表演美到极致

高品质演出变得经常,北京人也来石家庄看剧

最明显、最直观的改变就是演出内容。

大剧院首次把“演出季”的概念引进石家庄,打造“横向成季、纵向成列”的网格状内容格局。一年来,观众在这里见证了300余场文艺盛宴,其中聚橙主办演出124台、158场,石家庄演艺剧团主办演出98场,其他租场演出84场。

不仅演出变得日常,大剧院引进的内容也多是名家大团的经典节目。以前是石家庄人去北京看演出,现在北京、天津、太原、郑州甚至武汉、成都的观众追到石家庄看演出。

舞剧方面,有中央芭蕾舞团久演不衰的《红色娘子军》、上海歌舞团四年磨一剑的《朱鹮》、中国歌剧舞剧院大型民族舞剧《孔子》、乌克兰基辅芭蕾舞团的“柴可夫斯基三连”——《天鹅湖》《胡桃夹子》《睡美人》、西班牙国家弗拉门戈大师领衔的《卡门》等。

话剧方面,刘晓庆领衔的传奇历史话剧《武则天》来了,陕西人艺版《白鹿原》连演两场,他们新创排的《平凡的世界》首轮演出也安排了石家庄站,另外三个城市是北京、天津、西安。喜欢戏曲的观众,在这里可以看到与传统戏曲演出不一样的王珮瑜京剧清音会、水袖美到极致的秦腔《焚香记》等。

每个演出季的“致敬古典”系列,都有少则几场多则十来场的高雅音乐会。石家庄大剧院还和河北交响乐团合作,推出了零钱音乐会。音乐剧就更不用说,《终成眷属》《长腿叔叔》《I DO! I DO!》《想变成人的猫》……万众瞩目、今生必看的英国伦敦西区原版《猫》也在今年8月在石家庄连演5场。

这些高品质演出,为观众打开眼界,增长自信,给了石家庄人一个爱上这座城市的新理由。深圳聚橙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石家庄大剧院总经理杨百祥透露,把《猫》安排在石家庄开始遭到了总部的一致反对。但杨百祥坚持,他说:“石家庄的观众那么热情,正逐步认可大剧院,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培养这个市场。”

杨百祥希望大家可以因此喜欢上音乐剧,在他看来,舞台演出的未来一定是音乐剧。“美国每年音乐剧市场每年是100亿美金,韩国是15亿美金,日本是23亿美金。中国目前只有5亿美金,理论上来讲,我们还有20倍的上升空间。”

从嗑瓜子到谢幕掌声,文明观演秩序越来越好

杨百祥告诉记者,运营大剧院这一年来,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票能卖出去,二是没想到观众的文明观演秩序进步那么快。“我们把提升观众的体验感始终当成头等大事,这个过程中也得罪了不少观众。”杨百祥说,刚开始,剧院里甚至有嗑瓜子的声音,有人扛着长枪短炮进剧院看演出,演出结束后座位下散落着食品袋、豆浆杯,有迟到的,有演员还在谢幕观众却陆续走了的……

杨百祥觉得这不能全怪观众,因为你没给他那样的环境。“有人去香港,一路上不抽烟不吐痰,回到内地下了飞机,一口痰就出去了。”杨百祥告诉记者,剧院要做的就是通过规范场务制度,给观众营造一个文明的观演环境。

比如,演出结束后场灯不会立即打开,工作人员带头鼓掌,让演员在台上尽情谢幕。比如,通过聚艺堂的讲座、微信群里的交流,反复介绍观演的礼仪,音乐会该什么时候鼓掌、怎样献花等。一年下来,大剧院的观演秩序一点点改变。

上个月《猫》在石家庄演出时,大剧院郑重提醒每位购票的观众:为了不影响其他观众,不影响演员演出,迟到的人需在外等待25分钟(一个小节结束后)方可入场。后来在大剧院的音乐剧交流群看到,还真有观众迟到,果然在门外等了25分钟。

花钱买了票却不让入场,这在之前根本不敢想象。杨百祥欣慰地表示:“现在闪光灯越来越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了,迟到的观众越来越少了,掌声越来越多了,进剧院观赏成为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从“不一样”到“你的”,大剧院融入这座城

去年,开幕季演出新闻发布会上,杨百祥发言表示,要打造“不一样的聚橙,不一样的石家庄大剧院”。到了年底,新年演出季启幕,杨百祥又说,大剧院以新的运营理念,为观众打造“你的大剧院”。从“不一样”到“你的”,石家庄大剧院越来越融入这座城市,也让戏剧走进庄里百姓的生活。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石家庄大剧院,只要你敢想,我们就敢实现。”杨百祥说,观众们“接龙”留言,指名要看孟京辉经典戏剧作品《恋爱的犀牛》,签名人数接近一百的时候,剧院就去请了。其实这样做是有风险的,一般演出都有三个月的售票期,大型剧目甚至更长,当剧院联系上《恋爱的犀牛》演出方时,离正式演出只有40来天了,票房怎样大家心里都没底。杨百祥告诉记者:“结果让我们很感动,三场演出,场场爆满,大半个石家庄的文青都来了。”

不过,“你的”并不意味着迎合,看大剧院每个演出季的节目表,音乐会、音乐剧、舞剧都占相当大比重,即使话剧、戏曲、曲艺等传统演出项目,引进的内容也都是更为时尚、现代、新颖。杨百祥告诉记者,观众是要逐步培养的,“我们逐步试,最后试出一个大“猫”来。《猫》简直让我们太惊喜了,虽然票房没有达到预期的销售目标,但我们知道了市场是有需求的。”

每次去大剧院采访,总要问杨百祥一个问题:票房如何?收益怎样?每次他都笑着说“不着急”。据他介绍,目前石家庄大剧院发展了1326个会员,良性的演出生态正在养成。“我们不在乎能赚多少钱,每到一个城市,我们希望把艺术的种子撒向这座城市,等城市的艺术氛围成熟了,我们有的钱赚。”杨百祥说,相信石家庄作为省会城市,有省会城市的文化需求、市场基础和文化素养。“我们不急,用两年三年把这个市场培育起来。观众艺术感知力的提高,就是对剧院运营最好的回馈。”

■文/本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