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9月14日

我本来不爱听书

夏天到了,齐齐哈尔虽然是北方城市,但夏天的温度一点也不比南方的城市差,只是早晚凉快而已,父母怕我在家淘气。说书的时候也把我带到身边,在我妈说书的身后放一个小凳子让我坐下,一边给我母亲扇扇子一边听书,其目的就是看着我怕我惹祸淘气。我母亲一场书要说两个多小时,扇扇子的确不是轻巧活儿,累得我手背发酸,至于听书嘛我啥也听不进去,我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突然有一天我母亲说书的内容吸引了我,她说的是《呼家将》。主人公呼延庆十二岁火烧肉丘坟大闹汴梁城的故事,官兵捉拿呼延庆,呼延庆走投无路误入开封府遇上了铁面无私的包文正,包大人问明呼延庆的身世,知道他是忠良之后把他藏到开封府这才躲过这场灾难,后来包大人又设法把呼延庆送出汴梁,呼延庆问包大人你为什么要救我?包大人跟他开了句玩笑说:“因为你长得黑我长得也黑这叫老黑救小黑。”我母亲说到这儿观众一片大笑,我也笑了。这段书对我的印象太深了,至今不忘。

在我家住处的街口有一户老张家是我母亲的粉丝,他们一家三口天天去茶社听书,还陪着我父母一同回家,每逢到了老张家的家门口,张家夫妇必让我家人到他家坐一会儿,浓茶一壶,聊聊听书的心得,大家欢声笑语好不热闹。那天我们回来时又到他家家门口,张老伯把门打开,邀请我们进屋坐会儿,因为天气炎热,晚上也不凉爽,张大伯特把电扇打开,放在地中央给大家解暑。我长到五岁还没见过电扇,我一看,这个怪物真有意思,左右摆动呼呼刮风,非常好奇。张大伯问我:“全子(我的乳名),你今天听书没有?”我说:“听了。”他又问我:“有意思没有?”我说:“有意思。”他说:“你说一段我听听。”我想了想说:“因为你长得黑我长得也黑,这是老黑救小黑啊!”把我母亲方才说过的书又重复了一遍,逗得全屋的人都笑了。后来我成了真正的说书人,有许多新闻单位报道了我的身世,有的说我四五岁就会说评书了,其实不然,我就会那么一小段,根本就不会说书,今后如有人再报道这段的时候,我希望他们能够删掉,因为报道不实。

俗话说乐极生悲,在大家表扬我的时候我也有点儿忘乎所以,他们表扬我什么我没记住,我的两只眼睛一直盯着电扇出神,我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东西怎么就能自己转动呢?这凉风是从哪冒出来的呢?想着想着我就像中了邪一样,冲着电扇就是一脚,哐当一声电扇就倒了,也不转了。在我父母看来儿子如此不懂事简直是奇耻大辱,败坏了门风,丢人现眼,父亲二话不说把我夹起来一溜风回到家里,一只手把我按到炕上,一只手抡起笤帚疙瘩就打,打得我是鬼哭狼嚎。这时救驾的人全都到了,张大伯一边推门一边喊:“别打了别打了,孩子太小别把他打坏了!”我哭叫着还能听到张大伯数数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当数到九下时他们终于破门而入把我从笤帚疙瘩下解救下来。一晃七十年过去了,这件事依然记忆犹新,在旧社会大人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个打,很少有人用说服方式教育孩子,他们都沿袭古人的习惯,叫棍头出孝子,恩养无义儿。该!真该打!

■摘自《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作者:单田芳

■出版社:中国工人出版社

■简介:本书是著名评书大师单田芳的人生自传。在书中,单老充满感情地讲述了自己一生的故事。它不仅是一代艺术大师的个人回忆,更是一个民族不能忘记的国家记忆,也是中国人不可不读的人生教科书。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