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8年09月14日

《谢谢了,我的家》

(13)爷爷一直以手艺人自居

齐慧娟:齐派绘画传人,三岁开始习画练字,诵读诗文,三十余年来笔砚耕耘不辍。齐慧娟的爷爷齐白石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齐慧娟的父亲齐良末是齐白石先生最小的儿子,著名画家,攻山水、人物、花卉,追求气派风格,人称“小齐白石”。

■编者:本书编写组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爸爸亲身尝试“毒”蘑菇

我爸爸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能把生活中的点滴变成快乐。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没有更多的快乐,吃是人类最本能的一种快乐,会让你对生活怀有无限的热爱。我爸爸手特别巧,而且特别爱研究,把生活的快乐研究到极致。

我人生第一件快乐的事发生在我三岁时。20世纪70年代,物质还不像今天这样丰富。一次,爸爸单位门口的一棵树倒了,下雨之后长出了小白蘑菇。我爸爸这个资深吃货看见了,就把小白蘑菇采了回来。为了“伺候”蘑菇,爸爸还特意花肉票买了二两肉,做了一盘蘑菇炒肉。虽然蘑菇是雪白的,但是爸爸是一个特别严谨的人,他心里拿不准到底有没有毒,他怕我中毒,于是要亲身试验一下。他拿了一个小闹表,对我说:“闺女,这个针从这走到这是五分钟,爸爸先吃,如果爸爸倒下了,你赶紧叫街坊牛大妈去。”那时候肉不是很富裕,蘑菇本身又香,那五分钟的煎熬,让我回味至今。五分钟一到,爸爸没倒下,说:“可以吃了。”现在回头想,这只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是给了我莫大的快乐,心里甜丝丝、美滋滋的感觉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的绘画启蒙老师就是爸爸。毕竟有家庭条件,我三岁开始玩笔墨。实际上,小孩还不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就靠涂涂画画表达很多想法。我小时候,爸爸画,我也跟着画。为了让我对画画的兴趣不受打击,能够一直维持下去,他放任我涂涂抹抹,让我随便去体会。等到大一点,爸爸开始教我画工笔画。女孩一般爱画漂亮的工笔仕女,我虽然是女孩,但性格比较活泼,不太能够稳住,基本上三分钟待不住就开始蹦蹦跳跳。爸爸说,你画工笔画,画小美女。他后来专门给我解释,画工笔必须要细致,一笔一笔去勾,一次一次渲染,用这个磨性子。画到一定程度,就画大写意,女孩就越大越秀气,性格越练越文静,不拘谨。说实话,我非常感谢爸爸在艺术上为我铺的这条路。

“抠门”的爷爷

爷爷和爸爸不太像,因为两个人的生活背景完全不同,每个人成年后的性格、做事的风格多少带着童年的印记。爷爷小的时候家里非常困苦,有时候甚至吃不饱饭。爷爷历经痛苦,自学成才,特别会生活,甚至可以说有点抠。我听爸爸讲,他腰里挂一圈钥匙,钥匙锁着柜子,柜子里有点心,客人来的时候爷爷就拿出一盘点心让客人吃。生客可能不好意思吃,但真正的熟客,尤其是他的学生、弟子们就说:可别吃,指不定搁了多长时间,闹不好还长毛了。另外,客人要是真吃了,老爷子闹不好还真心疼呢。

其实,爷爷对自己特别抠,对朋友、对亲人一点都不抠。国家授予他“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他始终不忘本,不忘初心,以手艺人自居,以农民子弟自居。那时候,我们老家湖南经常来好多同乡,来了他就请吃饭,都安顿好,走的时候还给一些路费。老北京都知道,以前白菜是北京冬季的当家菜,家家过冬都要储备。有一家人常年给我爷爷送白菜,于是过年的时候我爷爷就给人家画一张画,免费的,因为在爷爷眼里情谊无价。我爷爷特别讲情谊。他的老师从小培养他,带他走上绘画这条路。老师过世的时候,我爷爷特别伤心,把老师曾经夸赞的画都亲自裱好,带去坟头上烧了。

我爷爷画画特别讲规矩。他的画是大写意,看上去好像只有三五笔,其实很讲究。有人来求画,我爷爷要研究好用的什么纸,问清题材,问清用途,然后构思。画完之后,他把画放到画架上,躺到对面的躺椅上,看看怎么完善细节,比如说结构画完了,大组织画完了,该补虫子、该补鸟了。然后再挂起来,再看,反复斟酌。画好了,他还要想这张画怎么题字,在哪里盖章,根据画面决定应该题多少个字,是不是用长款或者别的款。他有一个常年展馆,其中有一幅草稿《铁拐李》,他在画上标明每一个细节,腿的部位写上此处应该长一寸,铁拐李的拐应该长一寸。他把自己反复推敲的心路历程都展现出来,怎么构思,怎么提炼,怎么匀称,怎么舒服,等等。他特别严谨地对待艺术。

我觉得,我在吃上面比较像爸爸,在画画上还是比较追求爷爷的境界。

我要感谢爷爷:没有爷爷齐白石就没有慧娟。虽然我从没见过爷爷,但是我知道您一直陪着我。我的身体里流着您的血,您在我的生命里。另外我要感谢爸爸:没有爸爸就没有快乐的慧娟。 (完)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