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19年07月12日

《小强来了》

(36)第一次进直播间

■作者:李延强■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本书是主持人小强的第一本自传。书里讲述了小强童年如何顽劣又如何乖巧,求学之时如何在文科理科之间犹豫选择,大学的生活课业和爱好之间如何选择和抛弃,工作之后又如何变身为一个“坐家”,什么时候开始模仿,又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话痨,擎天柱从何而来……诸多听众的疑问一一解开,也让读者近距离走进现实生活中的小强,揭开他成功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勤奋与付出,看到他奋斗历程中的苦和乐。

朋友们,这就是传说中的直播间了!一张大桌子,一块大玻璃,大桌子上一堆电话,导播正在忙碌地接电话,都是听众打来的,点歌的、咨询的、上访的,等等;大玻璃的后面就是直播间了,外面可以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声音,有一个音箱负责监听,由于绝好的隔音,所以里面不会听到外面丝毫的动静。我们外面一堆人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声音虽不大,但架不住人多,导播也忙得不亦乐乎,可里面的主持人纹丝不动,里外就是两个世界。

正在做节目的主持人是我从一上大学就开始听他节目的林伟,他的声音懒懒的,特别有磁性,他对音乐的解读总是有独特之处,我还在宿舍里跟室友模仿过他做节目。基本上,现在我在《小强来了》节目里一模仿音乐节目主持人,第一时间反映出来的就是林伟的范儿。

我上大一的时候,林伟在晚间做节目,名字叫《音乐梦工场》,我听过他做的《梁祝》专题,也听过他做的致敬黄家驹的专题,我都听得如痴如醉,总是禁不住感慨这么有磁性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发出来的。现在他在直播间依然做的是音乐节目,名字叫《12点的天空》,看着他的嘴巴上下一动,美妙的声音就这样通过电波传递到无数听众的耳朵里,总感觉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儿。

现在我在做节目的时候,也经常会有嘉宾到直播间来参观我做节目,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我第一次在直播间看到林伟做节目时的情景。

林伟在节目里会留出一段时间来念大家的留言,或送祝福,或点歌,或说说心里话,听到这个板块的时候,我也想让自己的名字被读到,于是我从一年前就开始跟节目互动。在节目直播的时候,我跑到网吧点开在线收听的网址,登陆节目的论坛,自己起了一个“蛐蛐儿小强”的名字,每天留言,只要一到节目时间点准时出现在网吧里,等着盼着听到自己的留言,特别虔诚。有一天,林伟真的读到了我的留言,那一句话在我脑海中盘旋很久:“网友蛐蛐儿小强的留言,他说……”我当时说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那一瞬间激动的心情。所以,现在我做节目的时候,我会用尽量多的时间去读大家的留言,哪怕是多一秒的时间。

王伟说:“林伟是生活频道的建台元老,我们都称呼他林老板。”说到称呼,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主持人之间多以“总”称呼,比如王伟称呼当时做法律节目的主持人江尘为江总,而江尘称呼王伟为王总。我好奇地问:“你们都是领导吗?”王伟笑着说:“在我们这儿,群众都互称为总,真正的领导都称为老师。”我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比如专题部主任杨学明,我们就称呼他杨老师;新闻部主持人泓泉,我们称他为赵老师。这个现象一直到现在依然如是。

离开直播间,我结束了这第一天的电台生活,而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还有无限风光。

而在那一天,我也没有想到,就此和电台结缘,这居然成了我最重要的职业。

进电台的第二天,给我们几个实习生都分配了工作,我和陈宗分配到一个组,我俩要去做一个采访,因为已到年关,所以采访的话题是采购年货,地点就选在电台附近的一家超市。单位给配发了采访笔,我是数码控,采访笔发下来大家都不会用,我三两下就弄好了,颇为自豪。可是一说要采访,我就蒙了,我压根没学过采访啊。我问陈宗:“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他说:“我是学新闻的。”我一听心里有底儿了,至少这五个W之类的陈宗都学过,简单的一个采访那应该不在话下,于是我说:“看在我刚才教你使用采访笔的份儿上,这采访你用你的专业知识设计几个问题,然后咱俩分头行动,这样可以用较短的时间获取更多的素材,比两人一起要快。”他坐下来刷刷点点列了个采访提纲,我们一起往超市进军。

(未完待续)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