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查询:2020年01月23日

焦裕禄过年前排队理发让学徒在自己头上练手

《焦裕禄》

作者:殷允岭陈新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快过年了,大大小小的理发馆都挤满了人,想做头发得排好长的队。如果这时候排在前面的人想跟你换号,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欣然接受。但是有一个人,他是县委副书记,理发的时候排在后面,他不仅拒绝了前面好心与他换号的人,还让一个学徒拿自己的头发练手,最后学徒失手了,只好给他理了一个光头。他的名字大家一定很熟悉:焦裕禄。

在调任兰考县第一书记之前,焦裕禄曾在河南尉氏县任县委副书记。一天,焦裕禄去理发。尉氏县委门前的“青年理发店”理发,屋里已坐满了人。凡理发者皆拿着牌子,等候叫号。这时焦裕禄走进了理发店,人们纷纷站起,与他打招呼,他笑着说:“都坐都坐,一个月没理发了,头上发痒,老是没时间,今天理一下。”

县委的牛秉旺看他急急慌慌的样子,说:“焦书记忙,咱俩换换号。”焦裕禄摇首,连说“不用”。有个老农也要换号,焦裕禄说:“都要有个先来后到之分才合理!”

理发店的潘师傅也说:“焦书记,你太忙,工夫耽误不起,我还是先给你理吧!”焦裕禄说:“那太不合理了,谁到你这里都是来理发的,书记怎能例外?”

这样一讲,谁也不好让了,大家知道他的脾气,再让准要挨批评了。大家都坐着,焦书记坐在那儿闭一闭眼,很疲劳的样子。有个穿得很土气的小姑娘扫地打水,其中一个用围裙打一打转椅上的土,说:“谁理发就来这儿坐,这儿剃光头。”没人搭理,看来是没有人剃光头。招呼了几次,小姑娘仍没人光顾,闲得搓手。焦裕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答:“叫小卞。”焦裕禄问:“你怎不干活哪?”小卞说:“俺是学徒工,只会理光头。”

焦裕禄哈哈笑了:“这时代谁还理光头哪?不会别的发式只管学,不学怎么能会?”他走到小卞的椅子上坐下说:“来,小卞,用我这头学学本事!”小卞怯怯地望望师傅,师傅一笑,算是作答。

小卞给焦书记围好了围裙,拿起了推子和梳子,开始围着椅子转。焦书记又鼓励她:“冲呀!”她笑一下,推子也就杵到了头上,吱哒吱哒推了上去,竟一直推到了头顶,把焦书记的头发挖了个大坑,分头的发型已全面破坏。

小卞颤抖着说:“坏了,焦书记,推子拐不过弯儿,推过了头。”

潘师傅脸微红,说:“你别干啦,我来理!”焦书记歪着脖子说:“不碍事不碍事,我不讲啥样式,只要把长头发理短就行了!”

大家哈哈大笑,焦裕禄更笑得厉害,小卞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焦裕禄对潘师傅说:“潘师傅,您老师的手艺再高,还没传到徒弟手上。先别批评徒弟,叫她大胆试验,理不成分头,改一个平头,平头理不成,光头总改得成!”

小卞又扭扭捏捏地动手了,还说:“我真该死!”焦裕禄说:“那怕啥?我这顶帽子一盖,过不了几天就长平了。年轻人想学手艺,总得有人作试验,不在我头上,就在别人头上,没有几颗人头,你就学不成手艺。今后我这头就作你的试验田,什么时候该理,会主动来找你……”

一席话说完,谁也笑不出来,小卞早就泪光莹莹了,把老焦的那颗光头刮得锃亮,洗得干干净净。

一件小事,也如滴水映出的阳光,五彩缤纷,光芒四射。

■文/改编自《焦裕禄》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有条评论

用户名:    (不填默认为匿名) 发布